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作者: 敖沙利文

自述:

这世界依然有太多的歧视,但年轻的人们都不太在乎这些,因为生活中出现的种种假象让他们觉得自己很幸福,一种麻木的幸福。中国新一代的公民缺乏对自由的真正理解,我们想通过这首歌,来击活被遗忘在人体深处的那些---向往自由的细胞。

过失:怒火青春,愤怒本身不需要内涵——专访街头朋克乐队Demerit

这世界依然有太多的歧视,但年轻的人们都不太在乎这些,因为生活中出现的种种假象让他们觉得自己很幸福,一种麻木的幸福。中国新一代的公民缺乏对自由的真正理解,我们想通过这首歌,来击活被遗忘在人体深处的那些—向往自由的细胞。

08/10/2008 0个评论
九岁的时候,黑暗紧密地伴随着他,在黑暗充满着每一个角落里,他开始摸索这个世界的光亮在哪里,没有了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他开始用心去了解这个世界。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他爱上了那个叫萨宾娜的女子,萨宾娜不知道在遥远的中国一个失明的男子一直一直在爱着她,她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但是她说:“我不是反对共产主义,我是反对媚俗。反对大家一起干一件事情,一起举拳头、游行。” 他找到了最适合他表达对这个世界和爱情的方式,他开始了他吟游诗人的生涯。

坚硬的稀粥 —民谣歌手周云蓬专访

九岁的时候,黑暗紧密地伴随着他,在黑暗充满着每一个角落里,他开始摸索这个世界的光亮在哪里,没有了眼睛去看这个世界,他开始用心去了解这个世界。很多年很多年过去了,他爱上了那个叫萨宾娜的女子,萨宾娜不知道在遥远的中国一个失明的男子一直一直在爱着她,她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但是她说:“我不是反对共产主义,我是反对媚俗。反对大家一起干一件事情,一起举拳头、游行。” 他找到了最适合他表达对这个世界和爱情的方式,他开始了他吟游诗人的生涯。

05/30/2008 0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