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作者: koozo

自述:

终于还是决定服从自己制造的仪式感,打开冰箱,把那些闪闪发光的碎片整理好,用以未来的某个结点的记忆辅助。

逃避可耻且无用,请记得清理冰箱

终于还是决定服从自己制造的仪式感,打开冰箱,把那些闪闪发光的碎片整理好,用以未来的某个结点的记忆辅助。

01/25/2017 1个评论
2012年,曾给掘火贡献了一篇流水账。颇有兴致的自己搜来看,扫到那句“我已经不是青年了,但我仍爱激动”,几乎喷出来。

记得清理冰箱,即便无从下手。

2012年,曾给掘火贡献了一篇流水账。颇有兴致的自己搜来看,扫到那句“我已经不是青年了,但我仍爱激动”,几乎喷出来。

12/30/2015 0个评论
特俗,但还是决定在去台北跨年之前为Radiohead记录一下2012。作为坚持向掘火贡献流水账的边缘作者,赶时髦,备忘一下。套用张铁林在《顽主》里的金句“我已经不是青年了,但我仍爱激动”。

记得清理冰箱

特俗,但还是决定在去台北跨年之前为Radiohead记录一下2012。作为坚持向掘火贡献流水账的边缘作者,赶时髦,备忘一下。套用张铁林在《顽主》里的金句“我已经不是青年了,但我仍爱激动”。

12/28/2012 1个评论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2+2=5

无人催稿,但真心想写好的作业最难完成。

06/25/2012 0个评论
在过分解读虚拟的微信息时代,一个人,站在你面前,用音乐告诉你要相信爱,相信自由,相信每个人自身都是一个自产自销的国度,你会无条件相信他的真诚。不舍得溜号看手机,怕错过每一秒,信徒如是。

如果我还在用last.fm的话

在过分解读虚拟的微信息时代,一个人,站在你面前,用音乐告诉你要相信爱,相信自由,相信每个人自身都是一个自产自销的国度,你会无条件相信他的真诚。不舍得溜号看手机,怕错过每一秒,信徒如是。

05/06/2012 3个评论
拥挤的房间,密集的作为,缺失的网线端口,有限的插排空位,诸如“每人限坐30分钟”各种奇怪的限定令人抓狂。更囧的是高达30%以上的国外记者居然并非用十指敲字输入,而是用两个食指高速的“二龙戏珠”。除了令人挠头的“-30 MIN MAXIMUM”,还有特别订制的水杯。

晃晃悠悠十二天

拥挤的房间,密集的作为,缺失的网线端口,有限的插排空位,诸如“每人限坐30分钟”各种奇怪的限定令人抓狂。更囧的是高达30%以上的国外记者居然并非用十指敲字输入,而是用两个食指高速的“二龙戏珠”。除了令人挠头的“-30 MIN MAXIMUM”,还有特别订制的水杯。

03/07/2011 4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