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乐评

从Zodiak到Kluster,两人同根同源,却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这大概就是德国都市和乡村文化的分野,享受田园诗意的Roedelius更趋于稳定,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作不易丧失掉安全感,首先要确认自身的处所,才可以随心所欲,展开思想的维度。

混沌初开——德国电音巨人Schnitzler与Roedelius

从Zodiak到Kluster,两人同根同源,却走向了完全不同的方向,这大概就是德国都市和乡村文化的分野,享受田园诗意的Roedelius更趋于稳定,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作不易丧失掉安全感,首先要确认自身的处所,才可以随心所欲,展开思想的维度。

07/14/2017 0个评论
这不和谐的几分钟,eminem和trent reznor正巧言中了这十几年来音乐行业的一大痛点——堂堂音乐降格为背景音乐,装饰音乐,氛围音乐,以被广告商相中为荣的辅助音乐。

我爱流量流量爱我,对我来说好音乐算什么

这不和谐的几分钟,eminem和trent reznor正巧言中了这十几年来音乐行业的一大痛点——堂堂音乐降格为背景音乐,装饰音乐,氛围音乐,以被广告商相中为荣的辅助音乐。

07/12/2017 0个评论
最近因为radiohead发行《ok computer》二十周年纪念版,媒体和自媒体、伪媒体都把目光转回二十年前。

1997年,我们和冯小刚一样很怀念它。(请在ipad端或pc端观看大图)

最近因为radiohead发行《ok computer》二十周年纪念版,媒体和自媒体、伪媒体都把目光转回二十年前。

07/07/2017 0个评论
一部自旧大陆的新大陆交响曲,洋溢着旧大陆的传统。

掘火电台073:伯恩斯坦:德沃夏克“自新大陆”交响曲分析

一部自旧大陆的新大陆交响曲,洋溢着旧大陆的传统。

06/02/2017 3个评论
当看到一身横肉的老淫婆annie安抚少林同志:妈咪会掏钱帮你们录音,请engineer,请六重奏乐队。而咱们可爱的,涉世未深的少林同志一脸懵逼状:乐队?什么乐队?

喜欢人当然不犯法,我不能只到喜欢为止

当看到一身横肉的老淫婆annie安抚少林同志:妈咪会掏钱帮你们录音,请engineer,请六重奏乐队。而咱们可爱的,涉世未深的少林同志一脸懵逼状:乐队?什么乐队?

04/15/2017 0个评论
easy listening也许会沦为一大面撕去又糊上的墙纸,但easy singing,easy songwriting会留在一群自称为乐迷的傻逼心里。

理所当然,卡朋特

easy listening也许会沦为一大面撕去又糊上的墙纸,但easy singing,easy songwriting会留在一群自称为乐迷的傻逼心里。

04/08/2017 1个评论
这次柏林音乐会是Cecil Taylor结束自己过往的辉煌成就,前往新领域探索的起点。

Cecil Taylor In Berlin ’88

这次柏林音乐会是Cecil Taylor结束自己过往的辉煌成就,前往新领域探索的起点。

03/31/2017 0个评论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由杨松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马勒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所想到的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03/02/2017 0个评论
永远都不会过于强调的是音色的差别。

关于当代钢琴家的一些牢骚

永远都不会过于强调的是音色的差别。

02/23/2017 0个评论
说到底,未来也好,某些更高、更远的东西(甚至包括道德和趣味)也好,对一个愚钝的人来说,可能是拯救,可以鞭策他努力超越自己,也可能是束缚,会把他套在不上不下的境地。

只想好好学习,不想天天向上

说到底,未来也好,某些更高、更远的东西(甚至包括道德和趣味)也好,对一个愚钝的人来说,可能是拯救,可以鞭策他努力超越自己,也可能是束缚,会把他套在不上不下的境地。

02/22/2017 0个评论

悼David Axelrod

文/redhouse […]

02/07/2017 0个评论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Philip Glass伯克利音乐学院讲座录音,2015年4月1日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01/30/2017 0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