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乐评

那一年李宗盛第一次逛故宫?那一年窦唯和张楚唱着爱你一万年??这标题老正宗老公众号吧,嘿嘿嘿,过年嘛,大家轻轻松松,看看八卦图个开心。

那一年李宗盛第一次逛故宫,那一年窦唯和张楚唱着爱你一万年

那一年李宗盛第一次逛故宫?那一年窦唯和张楚唱着爱你一万年??这标题老正宗老公众号吧,嘿嘿嘿,过年嘛,大家轻轻松松,看看八卦图个开心。

02/04/2019 0个评论

新春小礼:YMO40周年

文 | redhou […]

01/30/2019 0个评论
Mutek其实不是单纯的音乐节,它的官方名称是“国际数码创意与电子音乐节”

图记M城M节

Mutek其实不是单纯的音乐节,它的官方名称是“国际数码创意与电子音乐节”

01/19/2019 0个评论
排名无先后。

2018音乐推荐报告(上):能量篇

排名无先后。

12/30/2018 0个评论
任何情况下,即兴决不是与作曲截然不同的创作方法,它被包含在作曲过程中,是作曲的初级阶段。

[欧洲自由爵士]之即兴的异化与再造

任何情况下,即兴决不是与作曲截然不同的创作方法,它被包含在作曲过程中,是作曲的初级阶段。

12/28/2018 0个评论
“唤醒沉睡的人”——不,不光是人,还有女神——我在听Dead Can Dance的新专辑Dionysus,思绪一个错步,上到第三十九级台阶。且慢,不是“上”,更恰当的表达应该是“下”。

Dead Can Dance的唤术与套路

“唤醒沉睡的人”——不,不光是人,还有女神——我在听Dead Can Dance的新专辑Dionysus,思绪一个错步,上到第三十九级台阶。且慢,不是“上”,更恰当的表达应该是“下”。

12/15/2018 0个评论
中国电音向印度尼西亚电音看齐,并不是什么奢求吧?

dig for fire.sparkle 7 :把中国怪胎交给血腥国王

中国电音向印度尼西亚电音看齐,并不是什么奢求吧?

12/08/2018 0个评论
音乐家伯恩斯坦于1973年也主讲了诺顿讲座,主题为“未作回答的问题”。按照惯例,讲座分为六期进行,通过语言和音乐的类比,来探讨西方调性音乐在二十世纪的发展出路。

伯恩斯坦哈佛诺顿讲座——“未作回答的问题”

音乐家伯恩斯坦于1973年也主讲了诺顿讲座,主题为“未作回答的问题”。按照惯例,讲座分为六期进行,通过语言和音乐的类比,来探讨西方调性音乐在二十世纪的发展出路。

11/30/2018 0个评论
而这三部歌剧就像和它们同期发射的旅行者一号一样,虽是一个很古老的名字,但依然在我们的前方。

行动、牺牲、雨水、食物和生灵

而这三部歌剧就像和它们同期发射的旅行者一号一样,虽是一个很古老的名字,但依然在我们的前方。

11/11/2018 0个评论
传统派人士就算仍然占据高位、手握资源,但时代自身和正在冒头的先锋派合谋给作曲传统布上了怀疑和不确定性的阴云。然后,当序列主义者把自己包裹在科学这个时代终极权威的外衣里时,“政变”就差不多完成了。

序列主义音乐在美国——“纯粹主义”正义论背后的权斗与政治

传统派人士就算仍然占据高位、手握资源,但时代自身和正在冒头的先锋派合谋给作曲传统布上了怀疑和不确定性的阴云。然后,当序列主义者把自己包裹在科学这个时代终极权威的外衣里时,“政变”就差不多完成了。

09/06/2018 2个评论
即时作曲(Instant Composition)虽然通常被纳入到一个更大范围的自由即兴(Free Improvisation)概念中去,但二者毕竟是有区别的,不管在理论或实践中,它都强调即兴亦是一种作曲,这有效的避免了二者的对立,一直以来,即兴与作曲都被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创作方法。

[欧洲自由爵士]之荷兰人干了什么

即时作曲(Instant Composition)虽然通常被纳入到一个更大范围的自由即兴(Free Improvisation)概念中去,但二者毕竟是有区别的,不管在理论或实践中,它都强调即兴亦是一种作曲,这有效的避免了二者的对立,一直以来,即兴与作曲都被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创作方法。

08/31/2018 0个评论
一个“替代商业化社交媒体孤岛的去中心化可行方案,将内容分发渠道的控制权交还给人民“。欢迎您的使用。

掘火长毛象的诞生

一个“替代商业化社交媒体孤岛的去中心化可行方案,将内容分发渠道的控制权交还给人民“。欢迎您的使用。

08/29/2018 0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