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乐评

当看到一身横肉的老淫婆annie安抚少林同志:妈咪会掏钱帮你们录音,请engineer,请六重奏乐队。而咱们可爱的,涉世未深的少林同志一脸懵逼状:乐队?什么乐队?

喜欢人当然不犯法,我不能只到喜欢为止

当看到一身横肉的老淫婆annie安抚少林同志:妈咪会掏钱帮你们录音,请engineer,请六重奏乐队。而咱们可爱的,涉世未深的少林同志一脸懵逼状:乐队?什么乐队?

04/15/2017 0个评论
easy listening也许会沦为一大面撕去又糊上的墙纸,但easy singing,easy songwriting会留在一群自称为乐迷的傻逼心里。

理所当然,卡朋特

easy listening也许会沦为一大面撕去又糊上的墙纸,但easy singing,easy songwriting会留在一群自称为乐迷的傻逼心里。

04/08/2017 0个评论
这次柏林音乐会是Cecil Taylor结束自己过往的辉煌成就,前往新领域探索的起点。

Cecil Taylor In Berlin ’88

这次柏林音乐会是Cecil Taylor结束自己过往的辉煌成就,前往新领域探索的起点。

03/31/2017 0个评论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由杨松斯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马勒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所想到的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03/02/2017 0个评论
永远都不会过于强调的是音色的差别。

关于当代钢琴家的一些牢骚

永远都不会过于强调的是音色的差别。

02/23/2017 0个评论
说到底,未来也好,某些更高、更远的东西(甚至包括道德和趣味)也好,对一个愚钝的人来说,可能是拯救,可以鞭策他努力超越自己,也可能是束缚,会把他套在不上不下的境地。

只想好好学习,不想天天向上

说到底,未来也好,某些更高、更远的东西(甚至包括道德和趣味)也好,对一个愚钝的人来说,可能是拯救,可以鞭策他努力超越自己,也可能是束缚,会把他套在不上不下的境地。

02/22/2017 0个评论

悼David Axelrod

文/redhouse […]

02/07/2017 0个评论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Philip Glass伯克利音乐学院讲座录音,2015年4月1日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01/30/2017 0个评论
想法和视角的变化会让我对某些音乐的意义有新的判断,继而有新的欣赏方式,因此整个音乐口味正在变得更包容。

反正你球药丸,暂且安睡一晚 —— 杨宁问答

想法和视角的变化会让我对某些音乐的意义有新的判断,继而有新的欣赏方式,因此整个音乐口味正在变得更包容。

01/26/2017 0个评论
终于还是决定服从自己制造的仪式感,打开冰箱,把那些闪闪发光的碎片整理好,用以未来的某个结点的记忆辅助。

逃避可耻且无用,请记得清理冰箱

终于还是决定服从自己制造的仪式感,打开冰箱,把那些闪闪发光的碎片整理好,用以未来的某个结点的记忆辅助。

01/25/2017 1个评论
欢快的走进世界,管它什么暴风雨。

记住,便会一直存在

欢快的走进世界,管它什么暴风雨。

01/24/2017 0个评论
2017,我们可以期待更多。

echospace [detroit],2016

2017,我们可以期待更多。

01/21/2017 0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