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访谈

如果说合成器是中国美术片配乐的绝妙配角,那么,吴应炬就是中国美术片的王牌绿叶。

吴应炬,合成器,上海美影厂

如果说合成器是中国美术片配乐的绝妙配角,那么,吴应炬就是中国美术片的王牌绿叶。

04/10/2015 0个评论
本文译自维姆•文德斯与合作多年的好友奥地利德语作家彼得•汉德克3月4日晚在MoMA影院的访谈(An Evening with Wim Wenders and Peter Handke)录音(由译者录制)。 3月2日至17日,MoMA举办了文德斯回顾影展。

导演和作家面对访谈时的焦虑

本文译自维姆•文德斯与合作多年的好友奥地利德语作家彼得•汉德克3月4日晚在MoMA影院的访谈(An Evening with Wim Wenders and Peter Handke)录音(由译者录制)。 3月2日至17日,MoMA举办了文德斯回顾影展。

03/12/2015 2个评论
记忆最深的就是Glass在现场伴着Ginsberg吟诗录音演奏Wichita Vortex Sutra(是的,他们二人都拥有以此为名的作品,一首诗和一曲钢琴独奏)。

Creativity and Collaboration: An Evening with Philip Glass

记忆最深的就是Glass在现场伴着Ginsberg吟诗录音演奏Wichita Vortex Sutra(是的,他们二人都拥有以此为名的作品,一首诗和一曲钢琴独奏)。

08/19/2014 0个评论
一個粉絲的晉見。

關於《如父如子》的一些映後座談整理

一個粉絲的晉見。

05/02/2014 3个评论
时间的维度很重要。正因为有了直觉上时间的顺序,电影才需要新的特点,不再只是象征性的表达。我们周围的人、我们去过的地方、目睹过的事情——它们之间的空间和时间关系对我们是有意义的,空间和时间形成的张力也是有意义的。

安东尼奥尼自述之十一

时间的维度很重要。正因为有了直觉上时间的顺序,电影才需要新的特点,不再只是象征性的表达。我们周围的人、我们去过的地方、目睹过的事情——它们之间的空间和时间关系对我们是有意义的,空间和时间形成的张力也是有意义的。

01/24/2014 0个评论
演员和导演不大可能真正地合作。他们思考的层面完全不同。导演不能妥协,不能暴露自己的目的。

安东尼奥尼自述之十——我与演员

演员和导演不大可能真正地合作。他们思考的层面完全不同。导演不能妥协,不能暴露自己的目的。

09/04/2013 0个评论
卢卡来修(Lucretius),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曾说:“在一个任何事情都不确定的世界上,万事都无法呈现原本面貌。隐秘的暴力使一切都不确定,这是唯一确定的事情。”

1961年安东尼奥尼在罗马电影实验中心的讨论会

卢卡来修(Lucretius),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曾说:“在一个任何事情都不确定的世界上,万事都无法呈现原本面貌。隐秘的暴力使一切都不确定,这是唯一确定的事情。”

07/16/2013 0个评论
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极端不稳定的时代——政治不稳定,道德不稳定,社会不稳定,甚至物质也不稳定。

安导自述系列之八——演员与悖论

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极端不稳定的时代——政治不稳定,道德不稳定,社会不稳定,甚至物质也不稳定。

05/23/2013 1个评论
“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爵士音乐节,却已远离我们十四年。曾经参与过这个历史性爵士节的人们有什么记忆呢?”

四篇北京爵士节采访旧稿,1996-97

“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爵士音乐节,却已远离我们十四年。曾经参与过这个历史性爵士节的人们有什么记忆呢?”

04/23/2013 0个评论
什么能折磨现代人,能激起现代人的欲望?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中,人内心的反响是什么?人最亲密的关系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对他人的态度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安导自述系列之七–拍电影是我的生活方式

什么能折磨现代人,能激起现代人的欲望?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中,人内心的反响是什么?人最亲密的关系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对他人的态度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02/09/2013 4个评论
我的家庭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我们生活在中产阶级的世界里。正是这个世界,使我偏向于特定的主题、特定的角色、特定的问题、特定的情感和心理冲突。

我的经验——安东尼奥尼座谈会记录

我的家庭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我们生活在中产阶级的世界里。正是这个世界,使我偏向于特定的主题、特定的角色、特定的问题、特定的情感和心理冲突。

01/12/2013 1个评论
导演的工作有点儿像诗人写诗:动笔写诗之前,先分离那些在脑海中漂浮各处的词语,接着,这些词会连在一起,一个词、两个、三个,最终汇成一句诗。

《一个女人的身份证明》及其他

导演的工作有点儿像诗人写诗:动笔写诗之前,先分离那些在脑海中漂浮各处的词语,接着,这些词会连在一起,一个词、两个、三个,最终汇成一句诗。

10/22/2012 2个评论

更多内容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