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ici 发表于01/02/2015, 归类于博客, 景观.

标签

,

五十度灰

 

 

在这个时代,我们拥有保留视觉记忆的最强利器——相机。就像相机发明以来的许多广告中说的那样,“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按下快门”。

 

照片逐渐成为文本记录的副本,甚至超越后者成为旅行者唯一的记忆。这是不可避免的“时代印迹”,“拍照成了一种慰籍”。

 

这次中西部旅行的“慰籍”丢了一大半,送洗的胶卷不知道在哪个环节无故失踪。剩下的就是自己手冲的几卷黑白。面对一个不连续的图像序列时,要重新构建起一篇图文并茂的游记,简直是无比艰难的搏斗。只好放弃叙述,权将影像本身当作文本。

 

出发前,心里默默记下Ansel Adams的作品,期待自己至少能有一刻,能追寻大师的足迹,站在snake river的一端遥望大提顿主峰,记录下巨大的悲怆。但是当我真正面对着那些宏大、神秘、历史感浓郁的景观时,一切预设都被抛在脑后。于是就有了以下目标不明的照片,每一张都是一个情感的瞬间反应,一个记忆的切片。每次按下快门的时刻,都是我能感受到某个静态景观在二维空间中也能展现某种生命力的时刻。

 

 

 

 

 

 

 

 

 

 

 

 

 

 

 

 

 

 

 

 

 

 

 

 

 

 

尽管经过时光的累积,照片构建起的私人影像博物馆总有一天会轰然倒塌。

 

不可避免地,摄影终归是对景观的巧取豪夺。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