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漫画女 发表于08/21/2010, 归类于漫画女.

标签

童话

东凯尔~1

昨晚边看紫堂女士的《东凯尔·羊角村》边想,相比这部,我童年时期看的东西也太重口了吧!
要是那时候能读到这样的童话多好,难道没有受过刺激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羊角村》是个彻彻底底的童话,它有着童真所具备的一切品质:爱与成长,勇气与善良。
主角是个娇生惯养的10岁小女孩,在父母遭遇意外后被姑姑送到一个叫羊角村的地方。
奇怪的是,这个地方的“生物”全是有人身动物脸。
小女孩就此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寄养生活。

我觉得这个故事的模板来自于《秘密花园》,主角的名字不但一样,讲的也都是娇惯的“大小姐”在逆境中学会如何去爱,得以成长的故事。
只是,羊角村的表现手法像童话般的可爱。
在小女孩的眼里,羊角村的人全部以人身动物脸的形态出现。无论是温柔的养父母(绵羊和山羊),还是村民们(马老师,猫同学,兔子叔叔,白鹿姐姐……)
实际上,小女孩由于逃避接受父母双亡的事实,心生孤独而对人类群体社会产生幻觉。
在她看来,有归属的人才是幸福的,因此她刻意的去把自己和人类环境隔离开,才看不到人类的面貌。

在经历了一些考验和冒险,小女孩接受了父母双亡的残酷事实。
她终于看到了关爱她的人类模样养父母以及村民们,并永远留在了羊角村。

非常可爱的故事,配以可爱画风,这才是童话啊!
想起来,小时候曾伴随我的却是万恶的格林童话……
很多诡异的故事现在都令我觉得不可思议:乱伦,杀戮,杀子,复仇……这些东西居然是童话……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部讲,一个男孩的后母恨他入骨便杀了他,把他肢解并做成饭,招待全家和宾客,只有他的善良的妹妹拾起他的骨头埋在树下。
中间还穿插着一首诡异的童谣:

我的妈妈杀了我,
我的爸爸吃了我,
兄弟姐妹坐在餐桌底下,
拣起我的骨头,
埋在冰冷的石墓里。(我怎么记得是树下?)
(选自鹅妈妈的童谣)

我想,当初我一定是受了除了不可思议的刺激以外,就没有别的感受了吧。
格林童话里所表现幸福的价值观很诡异,许多内容是以公主与王子的幸福生活为结局,
但这种“幸福”却是建立在血腥的杀戮之上。
有何善良可言呢?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2 Comments

  1. 胡凌云
    08/24/2010

    为什么日本人写的画的拍的童话(从花仙子到移动城堡)似乎都是以西方为背景的?

  2. 漫画女
    08/26/2010

    嗯,少女漫里充斥着改编了大量的西方童话的作品,要不就是以西方舞台为背景,可能这个舞台更梦幻?少年漫就不多见。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