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07/04/2016, 归类于博客, 肥内.

2016.07杭州記行

這一趟很匆忙成行的行程,算是有三個誘因。

第一,是去與杭州朋友重聚,畢竟2014年12月去的那一趟印象太好太好,這裡有一群認真讀我文章的粉絲,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珍貴。

第二,是一件工作的確定,這件事容我將來再談。

第三,當然是與畢贛的第三次碰面。關於我與畢贛的前兩次碰面,應該在一些場合陸續交代過了,所以這裡我也不再累述啦。

 

行前,想到帶伴手禮過去。給畢贛的比較好處理,我的《在巴洛克與禪之間尋找電影的空缺》(啊!應該要求畢贛和書合影的……)至於另兩潑人呢?想到之前投去紅樓詩社爭取出版經費的《現像,電影導演的蹤跡》吧!在挑封面時,由於電腦也沒有任何繪圖或圖片編輯軟件,所以只好挑本身就大概能充當封面的圖。第一次相中了穆瑙《日出》裡頭,夫妻倆在照相館拍照時,從照相師的相機監看畫面看過去兩人上下顛倒的那個帶背鏡頭。不過發現不管怎麼考慮,這個圖要變成封面,有點麻煩。後來再挑,挑到的是《葛楚》的一個經典畫面。不過,雖說是720P,結果放大列印後,畫面還是不好看,成品如下圖。

2016063001

不過,最糗的是,這書印出來後,我翻閱了之後,才發現,原訂有威爾斯的文章數篇,卻發現一篇都沒有……(目錄見下)意味著……我去爭取經費的這個版本是有問題版本,唉~原本指望不大的,現在機會更渺茫了。基於這是一個鼓勵「文學」創作出版的經費,所以我刻意選了完全沒有用到圖的文章;除了最後一篇保留了一個機位圖。

2016063002

 

 

DAY. ONE

無論如何,出門了。

出發前,協辦方之一,杭州市電影電視家協會的朱旭(後來是我三天最主要的招待)不斷提醒,這回去住的是豪華的景區飯店,一晚得兩千多人民幣!於是我想像推開窗迎向西湖的那種感覺;至於內部陳設則完全沒有概念,畢竟沒住過這麼貴的飯店。

結果當然完全出乎我預料,這裡是景區,不過旁邊的view倒不是西湖,而是法喜寺,是山、是樹;房間內部則古色古香,我是非常懷疑會不會用到這麼大空間……(圖見下)

2016070104 2016070105 2016070106

朱旭帶著微餓的我,去旁邊的據說也很出名的餐館吃飯(我已經忘記店名了,拍謝),沒想到晚間八點多,居然還要小排隊一下。朱旭、我,和她的一個實習生,三人點了四道菜,誰會料到魚頭湯辣麼大一鍋,結果是,有三道菜都打包了。呵呵。(圖見下)

2016070101 2016070102 2016070103

回到房間後,東摸西摸的,原本打算重看的《潛行者》也沒看完就睡著了。

2016070109

 

 

DAY. TWO

一早起來繼續《潛行者》。連篇的想法飄來,大概睡醒了,有力氣了吧。

片子沒看完,一直在起草要問畢贛的方向。

大概八點多,收到這天的rundown,驚訝發現有個主持人,咦?

本以為是我對畢贛的對談,兼負主持職能;畢竟之前宣傳品裡頭也都沒標明主持人。這麼一來我預計會打亂我的規劃。於是,對於把草稿弄得更有條理的打算就覺得應該沒太大必要。

一邊放空,一邊吃著我房間的「管家」端來的早餐,隨意看看放在平板電腦裡頭的《破碎人生》(Demolition)。

2016070201

大概10點左右,朱旭發訊息來,說反正因為交通,可能略晚到。在這個空檔中,好像看片也沒有心情了,所以索性重整了一下對談框架,雖說,我仍知道一定派不太上用場。

所以下圖能看到,左邊是沒有整理的草稿,寫在筆記簿上的,是整理過的(後圖裡頭的《路邊野餐》詩集等一下再談)。

2016070204 2016070205

朱旭來接我時,說,就在法喜寺碰,去吃著名的齋飯。也行,反正我早餐吃完時,也差不多9點了,現在(11點多些)不太餓。

食堂人很多(圖見下)。基本上5元飯票可以換得一碗飯,一盤菜,都可以免費、無限續。雖說今天不算熱,但有點悶,吃了飯,我的汗珠都跑出來了。

2016070202

完了後,在擁塞中慢慢到了路有點難找的活動會場。途經西湖斷橋一段時,有搖下窗看看風景。但我沒有拍照;我畢竟不是稱職的觀光客。

依照約定,我會先見到畢贛,進行一段漫不經心,呃……應該說輕鬆隨性的專訪。我把書交給了畢贛。幾個題目,軟硬相間。期間,主持人趙瑜老師帶著她家公子來了。

和樂中,決定了大概的流程。

準備動身去樓下會場前,去上了個廁所,回來就發現限量的詩集已經擺在我桌上了,算是禮尚往來哈!

 

對談過程如何,且有杭州市西湖電影促進會的伙伴在整理(提筆時,已經刊登了第一部分),這裡也不累述了。過程因為三人要交替講話,本來就不可能按照我的訪綱,大抵有問到三分之一不到的方向;也許哪天再專門訪一下畢贛,完善這次的對談準備?算了,他太忙了。

這裡可以講一下我的(又一個)臉盲症經典發病場景。講座結束時,一位朋友來跟我交流了幾句,我匆忙聊上兩句之後,就去下一個行程了。當晚,和微博上的朋友王十三聊了幾句,本來是我轉了台北電影節影人面對面的是枝裕和場的照片,這一場我可是擠破頭登記上了;而我一開始計畫是一早去搶排最前面,以換取這天的《比海還深》放映,但因為杭州行都泡湯了(雖說換了不錯的代價)。總之,我順便評論了一下是枝的照片,說「為麼導演越看越年輕?不科學!」這才開始與王十三聊了起來,因為他以一張活動照片回應我,我才問他是否也來現場了,結果……原來講座結束時跟我交流的正是2014年見過還一起吃了飯的王十三……(其實,當天跟我揮手打招呼的、來跟我講話的,我……沒有一個認得的……)(活動照片見講座記錄彙整,這裡就不貼了)

這天下午那個關於「工作」的會面極成功,雖說窗外下著大雨。

這一攤其實還沒結束,但又趕赴與畢贛、活動的主辦、協辦單位的聚餐。這回也算跟畢贛有更多聊天的機會(但我卻沒有拿來偷偷再專訪一下)。完了後,顧慮到回房時間太晚,下午約的續集也就取消了。

回屋時,跟昨天一樣,一盤水果,一碗甜點已經準備好。吃完後,東摸西摸,也就睡了。

 

 

DAY. THREE

早餐依舊準時8點半送來。(圖見下)

2016070301

吃完飯,退房前,我總算坐在這據說應該盤腿坐(但我不太相信)的椅子上。

2016070302

看向衛生間的方向,雖是衛生間,窗、門框層層疊疊,算有美感(反正我拍得不好)。

2016070303

頭再轉回來,看著前方的牆。

2016070304

我心裡一直想著,從來,都是一種相對被動的狀態在工作,即使是為自己工作也一樣,那麼,我將來能怎麼樣面對這個新工作呢?特別是,我要怎麼與配合的伙伴互動呢?我是否能精確地傳達我的想法呢?我能否妥善處理人的問題呢?我要如何軟硬兼施呢?

但該來的總是要來,我的人生也該走到這個階段了,說起來,晚熟很多。

 

午餐愉快地又見到杭州的朋友。

我將手上的另一份伴手禮交給了阮老師,一位我的鐵粉,他是完全能從我的文字看出我的寫作狀態。因為2014年見過那一面,讓我從此對寫作更加謹慎,倒不是文風變得嚴肅,而是謹慎:因為我知道,不管人多不多,其實是有人很認真對待自己的文字的。就像歐弗斯對待自己的作品一樣。此後,便仍繼續督促自己:嚴謹寫作是唯一回報讀者的方式(而非選題親切)。

這場聚餐還是相當美滿的,跟一群很真的人在一起,是幸福的。昨天的約,和今天的約,匯聚在一起了。是歷史性的會面。

席間,阮老師說前些日子出了《地下》的電視版雙碟DVD!趨向碟店心切!(另一目標是《與奧遜威爾斯環遊世界》,也是出了好久一段時間的碟了)阮老師也順利交付了一箱書(順便感謝快刀)。

 

因為G20,碟店低調,我也考慮到這回都是隨身行李,也得買得低調。以下是成果,真的很低調。美好的時間,也就在碟店門口結束了,兩潑人分別離去,看著大家的背影,有點鼻酸,下回,見,或許,大家都老了。

2016070401

臨行時,朱旭來送行,贈上一袋溫州大楊梅,於是我的行程就結束在蕭山機場的「路邊野餐」。

2016070305

飛機上續完《破碎人生》。

接著,得重新回到台北電影節的行程啦!

2016070401 2016070402 2016070403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