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谢嘉雯 发表于01/24/2017, 归类于乐评, 景观, 现场.

标签

,

记住,便会一直存在

时隔四年,又一次拜访了维也纳的中央公墓。

与四年前几乎相同的时间段,刻意选在这个深冬时节,可能也算是完成我心中的一个“执念”。

大概因为舒伯特笔下的流浪者,也是在此时踏上了旅程。

坐有轨电车前往中央公墓的途中,电车在既定的轨道上一路摇摇晃晃,将耳机开到很大声,耳机里播放着舒伯特的《冬之旅》,在此刻,好像这个世界所有的喧闹都与我无关了。

Lustig in die Welt hinein, gegen Wind und Wetter! ——《Mut》

欢快的走进世界,管它什么暴风雨。

冬天的维也纳,就像一幅静止的画卷。

街道两旁是孤独而立的枯枝,结了冰的小道前方仿佛是“无尽的绵延”,远方在此时好像成为了一个抽象的概念,什么是远方呢?好像只有亲自趟过风雪,才能去解释。

浓雾遮住了前方的路,雪花在天空中漫无目的的飞舞着,眼前尽是枯藤与结冰的街道,孤岛感瞬间席卷而来,不禁去想,选择在此时开始旅程的流浪者,是怀揣着多大的勇气呢?孑然一身的选择告别,又是有着多少绝望呢?

舒伯特一直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习惯于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我拉扯与挣扎,悲观深入骨髓,但他偶尔也试图在黑暗的生活里创造或者找寻一些光。就如《冬之旅的》里《春天的梦》那一首,上一秒还是欢快,下一秒便陷入深不见底的泥潭。舒伯特在《我的梦》中写道:

“Through long long years i sang my songs, but when i wished to sing of love, it turned to sorrow, and when i wanted to sing of sorrow, it turned into love. So i was divided into love and sorrow.

或许,舒伯特笔下的流浪者就是他自己。

图片2

静静地在他的墓前站了许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音乐安静地播放着。

这一刻,我选择了静默,这或许不是最好的纪念方式,但是,此刻,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于我来说这种方式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舒伯特在离开这个世界的前一天,是“神智不清”的状态,他虽身处在自己的房间却还是乞求他哥哥将他搬回自己的房间,当他哥哥告诉他,你现在就在自己的房间时,他回答说:“不,这不是真的,贝多芬没有躺在这里。”

在这,舒伯特的不远处,是贝多芬。这是舒伯特的心愿。

如果说把舒伯特比喻成一位“流浪者”,那贝多芬呢?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词,因为,于我来说,他就是他自己,他一直在音乐中做自己。将柔情附丽于英雄主义,又将英雄主义的大爱情怀在音乐中表露的一览无余。将音乐调到第三交响曲的二乐章葬礼进行曲,当弦乐缓缓奏响的时候,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拼命的忍住眼泪,低着头盯着人们放在他墓碑前的花束发呆,想让几乎要“刹不住车”的眼泪收回去。看着那段德文,在那一刻,仿佛时间静止了,我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至今也不知道,或许想了很多,或许什么也没想。

“Kein Mensch kennt den andern, Jeder ist allein.”(没有人了解其它人,人人都很孤独)— —《Im Nebel 》

不知道站了多久,雪花胡乱的飘打在身上,然后又融化,一阵风吹过。默默地在心里说了些感谢的话。

图片3

离开时,认真的看了下这片土地,伴随着第四乐章的奏响。

在这里长眠着贝多芬,舒伯特,莫扎特,勃拉姆斯……

在回程的电车上,又将第三交响曲循环着播放。然后,沉默着。

电车一路摇摇晃晃到开到市区,乘客也越来越多,从安静到喧闹,恍然间有一种不真实感,好像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又好像,刚才发生的已经成为了脑海中千万个记忆片段中的一个片段。音乐还在播放着,周围孩子的哭闹声让整个车厢热闹起来。世界依旧是没有停止的运转着,每一个现在于将来来说都是过去。历史的河流依旧在奔腾不息的流淌着……

万千感慨,在这一瞬间并没能转化成文字,因为音乐是最有力的文字。

于我来说,这一次的拜访,不是旅游,也不是参观,而是一种笨拙的方式,我用这种方式提醒着我自己,记住。

唯有牢记,才是热爱一件事最好的方式,记住,他便会生生不息的存在。

后记:初稿是在音乐学院的琴房写完的,朋友练琴,我在一旁写字。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雪,当舒伯特D946在琴房里回荡的时候,突然很想要感恩,生活因为有了这些音乐而变得更好。

打完这些字的时候,恰好是阿巴多大师离开这个世界的第3年,每到这一天,总会翻出马勒的交响曲来听,这是我纪念方他的一种方式,今年也不例外。

时间不会等待,它只会向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是一直存在的。但是只要记住,他便会一直存在。感恩,音乐带给我们的美好。

冬日安好。)

2017年1月20日于德国慕尼黑。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