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杨宁 发表于01/26/2017, 归类于乐评, 访谈.

标签

反正你球药丸,暂且安睡一晚 —— 杨宁问答

IMG_0346

您在人生中和音乐的最初接触是什么样的情景? 是什么样的理想带您走上音乐之路的?
据说幼儿园的时候会爬墙翻进正在上音乐课的教室,我自己并不记得有这么回事。
我并不觉得自己走上了“音乐之路”,毕竟不创作、不演奏,只是在音乐边缘的行业而已。但是音乐作为当年中二理想的表达方式和当年到现在“民哲”思考的出发点甚至思维途径,似乎已经深入骨髓。

您近几年都在音乐文字工作。您打算在音乐创作上继续发展吗?既然您已经发表过一些作品。
并没有“发表”过音乐作品,只是在网上发过。未来不可知,目前没有灵感,也缺乏技术。

假如您决定回到学校继续深造,希望攻读的专业是?它对您未来的择业是否有决定意义?
曾经想研究“西方艺术音乐在中国”的问题,因为有些感想,并且这一块是学术空白。不过现在就算了吧,估计研究做出来就已经没意义了,也并没有人真的关心这个话题。至于择业,读出来就40岁了还择什么业?

您认为自己的音乐趣味随时间推移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生理性的趣味并没有改变。换言之,什么样的音乐能震动我的身体,刺激我的肾上腺素,并没有变化,始终是又爆炸又丧的音乐。
但是想法和视角的变化会让我对某些音乐的意义有新的判断,继而有新的欣赏方式,因此整个音乐口味正在变得更包容。

和一些更专注的古典音乐爱好者不同,您显然并不拒绝探索性地聆听流行音乐。但您在这方面很挑剔。您作出选择的指导思想是?
音乐的话是信息量和情感深度。前者比如丰富多变的和声、层次、配器;后者的参数要复杂一些,并不是越多变、越炸裂的音乐越有情感深度。可以参考Gunther Schuller这篇不太相关的访谈:https://www.douban.com/note/143417532/ 。应该说这两方面我要求都比较高。
我对歌词比较迟钝,关注不多,说不清楚,大概跟自己不唱歌有关。

您似乎很少提到电影和舞台艺术。在有没有在想像中给自己最爱的影片配乐,或者思考过音乐与视觉叙事的异同?或者,您认为纯声音已经足以提供丰满的视觉享受。
电影和舞台艺术看得比较少,有意识地关注镜头、舞美、视觉叙事等等更只是最近一两年的事,所以尚无从谈起。

您第一本专著的内容大致会是?请透露想像中的书名和封面。
确实自恋地想象过,但现在觉得还是缓一缓吧。并不是因为音乐无止境,而是自己的变化无止境,书一出来就已经迟到了。

您对于学院派音乐的市场生存有什么样的展望?
如果学院派指科研式的创作方式和作品的话,没戏。本来科研就不靠市场,可以参考Milton Babbitt那篇著名的《谁在乎你听不听》。

您对于国内音乐学专业的教学和研究方向有什么评论?对学生择业有什么建议?
不敢妄评。总之慢慢地肯定会好起来的,90后视野很开阔。
国内音乐生择业从来不用愁吧。

您理想中的音乐媒体是什么样的?
和一般的人文媒体一样,有关怀,视野开阔,技术过硬。专业媒体就随便了,谁在乎你读不读。

您最希望在哪个国家生活?对于您来说,生活环境中最吸引人的因素是什么?
你球药丸,无所谓。

目前还有什么因素让你继续有勇气留在国内?
留不留在国内和勇气无关,只是我不是开拓者的类型。

对您人生影响最大的人都有哪些?
首先父母带来的并不能算“影响”,而是内在的东西。
因此,很遗憾,影响最大的是党。
然后是可爱的女孩子们。

猫在您日常生活中的位置是?他对您的人生有什么样的启迪?
Companion。养猫的过程让我意识到以后养娃估计会挺失败的。

养猫前和养猫后有变化吗?
我每次出去玩都要想他怎么办。

会考虑养第二只猫吗?
真的安顿下来之前不会。

猫要是越来越胖了怎么办?
不给吃。

要是接到自己不想写的稿件任务怎么办?
不写。如果不写也得写,那就写(有钱的话)。
具体地说,在写之前,我会想出能说服我自己的、不和事实相悖的观点和论证,以免人云亦云的废话把自己恶心到。但这样的思考其实是有益的,每次把自己说通,都对音乐行业有了点新认识。

人们在您的葬礼上应该播放什么曲目?
我自己的Sleep。

IMG_0340

 

(提问/掘火编辑及其他作者  摄影/有猫氏,ici)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