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胡凌云 发表于01/30/2017, 归类于乐评, 现场, 访谈.

标签

Philip Glass伯克利音乐学院讲座录音,2015年4月1日

 

IMG_4671

收听方式:

1. 使用上方网页播放器(兼容iOS,可将此页链接拷至手机播放)

2. 使用掘火电台APP(只支持iOS,请到appstore免费下载)收听:链接

3. 到网易云音乐页面或app收听: http://music.163.com/#/djradio?id=972068

4. 到荔枝fm页面或app收听:http://www.lizhi.fm/1061770/

 

2015年4月1日,作曲家Philip Glass在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与该学院Professional Writing and Music Technology Division分院院长Kari Juusela进行了一百分钟的对话。这次活动是配合Glass自传Words Without Music发行的小规模巡回讲座之一。鉴于这本自传在国内出版的可能性不大,现将我录制的讲座录音放出,希望能对您了解这位杰出的二十世纪作曲家有所帮助,并贺Glass今天八十大寿。

以下是我从Glass发言中随意挑出的片段潦草意译,帮助您管窥讲座内容。如果您愿意承担全部内容翻译,造福大众,请与我联系。

 

“在周末,我和我兄弟去店里跳到唱片上,踩碎它们。”

(被赞赏Philip Glass Ensemble惊人的完美演奏时)“我们练过。”

“成为一个演奏者改变了我聆听音乐的方法。这点非常重要。当我变成演奏者之后,我终于体会到演绎是一种强大、美丽的创意形式。”

“电影工作者们越自信,就越信任我。”

(被告知Koyaanisqatsi将在PBS播映)“我差点晕了。在我一生中从来没发生过作品将被六百万人聆听的情况。假如把我这些年写的东西都算在内,听众总数是难以置信的。”

“五六十年代是麦卡锡的年代,人们丢工作,被控告,是因为被认为共产党。年轻人被美军士兵枪杀,就发生在我们的国家。那是个糟糕的年代,但那也是Allen Ginsberg和William Burroughs写作、Jasper和Robert Rauschenberg出作品、John Cage像个疯子般到处跑的年代。那是一个和如今相似的阶段,这个国家的政治糟糕得你没法相信报纸上的消息……但那也是非常非常有趣的年代,剧团在只能容纳三四十人的剧院里演出,作曲家甚至都不用乐器了,但也没有使用电子乐器。我活得足够长,能目击两个这样的年代,第一次是六十年代,第二个就在此时。五十年是一个循环。关键是,当社会更加倾向自毁,艺术家会变得更有创意。”

“我喜欢的音乐是我所不能理解的音乐。”

“我对自己作为作曲家的命运感兴趣,而它还在继续。”

“我做了四五十部电影的配乐,其中有十至十五部是我感兴趣的。”

(您认为自己是一个大器晚成者吗?)“不,我还没开花呢。”

(您会让历史事件影响您的音乐吗?)“当然了。Satyagraha的主题是以非暴力方式促进社会变革。剧场是一个社会观念能被检视、公开讨论和思考的地方。”

“来自中国的道教,我所了解的来自西藏的佛教,来自南印度的瑜伽,还有来自中美洲的托尔特克和玛雅传统。他们中最相似的来自西藏和墨西哥的两个,非常相似,除了一个有文字另一个没有。我与这四种传统的交流一直在进行。对于它们来说,我的兴趣并不一定是关于音乐的。这四种传统对世界的描述大相径庭,而且和我们受到的教育截然不同。…这关系到我观察现实的方式。我认为音乐是另外一回事。我认为音乐是第五种传统。我想所有这些都是真的去处。音乐也是一个去处。音乐是真的思想意识。它和波士顿或是我所住的地方一样确实存在。大多数音乐家都会告诉你,他们有一只脚始终踏在那个世界里…我们从这些描述中发现了差异,发现被确认的内部效度,以及它们保持了数千年的传承…在纽约,我最终能遇见来自这些地方的人,他们拥有历史,他们拥有传承,他们拥有智慧,他们拥有生命、死亡、痛苦、遭遇和欢乐,与之相比,如今的一些政治对话听起来就像是愚蠢的玩笑。”

“不光是笔记本电脑的技术,也可以是铅笔和纸的技术。”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