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redhousepainter 发表于07/07/2017, 归类于乐评.

1997年,我们和冯小刚一样很怀念它。(请在ipad端或pc端观看大图)

最近因为radiohead发行《ok computer》二十周年纪念版,媒体和自媒体、伪媒体都把目光转回二十年前。dj shadow回忆起1997年他担任radiohead英国巡演的助场嘉宾,在曼城那一晚thom yorke在台上念及一封母亲的来信,她的儿子身为radiohead的乐迷于不久前去世,最后thom以【street spirit】献给这位已在天堂的乐迷,全场静穆。

1997年风光的不只是radiohead,最风光的也不是radiohead,我自己关于1997年的最后一个回忆则是来自半年后电视机中的世界杯法兰西大球场,在两支球队进场前场内回荡起the verve的【bitter sweet symphony】,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却又理直气壮的世界大同之感(如今想来却也不可笑,又有多少歌曲能够征服体育场?)。1997年到底是个怎样的年份呢?后来才知道短短一年后,音乐圈便迎来了拐点——1998年,世界多个国家(比如台湾和日本)的唱片销量达到了历史最高值。自此之后,便是一长段how music got free的岁月,一直延续至今。音乐的平民化,或曰民主化是否继续撑起音乐作品的水准?乐迷与音乐之间的关系到底是【have】还是【access】?这些争论可能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拿什么怀念1997年?文字无力且多余,只好以1997年舞曲音乐杂志《MUZIK》为小切口切入,以当年的杂志截图为证,或许当年人当年情会鲜活起来。1997年的音乐世界很精彩,舞曲音乐这个小世界亦很精彩,光是《dig your own hole》和《the fat of the land》便在我们脑上炸出两团蘑菇云,搀着我们的手踏入舞曲音乐世界。呵呵。

在已经不仅是纸媒式微而是媒体式微的今天,啰嗦两句介绍下《MUZIK》:《MUZIK》和《mixmag》是90年代最为著名的两本舞曲音乐杂志,《mixmag》偏行业广告向,《MUZIK》算是侧重于音乐报道。《mixmag》尚健在,《MUZIK》早在2003年停刊。

1997年,我们和冯小刚一样很怀念它。

 

 

1. 1997年最火的是啥?当然是drum n bass。goldie就是当年的吴亦凡,圈内各类小牌大牌争相和他social。这是the prodigy的成员keith flint与goldie的鬼马合照。

img_0036-副本.png

 

2. 成立于1990年的著名drum n bass厂牌moving shadow,厂牌负责人rob playford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答对一小题便有机会和rob在录音室里共度一日”——这话听起来怎么和如今的游戏众筹宣传语很像?^_^

img_0037-副本.png

 

3. daft punk第一张专辑《homework》在virgin公司的宣发下,开始红遍全欧洲。当时两位成员还没有装逼戴头盔,完全以真面目示人,这青蛙造型宣传照。。。冲击力极强。。。同时也留下把玩tr-909的清秀侧面照。

img_0038a-副本.png img_0038-副本.png img_0039-副本.png

 

4.二十多年前,future sound of london等开始利用isdn进行网络直播,终端软件是我们曾经很熟悉如今已鲜为人知的realaudio player。

img_0041-副本.png

 

5. carl craig发行第四张专辑《more songs about food and revolutionary art》。carl带记者游览底特律街景,其中包括motown老板berry gordy的旧居。

img_0042-副本.png img_0043-副本.png img_0044-副本.png

 

6. 今年是《ok computer》二十周年,去年则是《Endtroducing…..》二十周年。当年音乐媒体将dj shadow, dj krush,dj cam捆绑在一起,生造出“抽象化hip hop”,“器乐化hip hop”这两个放在如今看来尴尬无比的名词。难道牛逼的hip hop没有牛逼的instrument吗?难道在没有说唱的情形下才会留意到器乐吗?请问这到底是要对sample,arrange,音律有多麻木不仁吗?shadow去年还在采访里专门澄清自己并非瞧不起说唱。

img_0045-副本.png

7. coldcut二人闲聊在创作上使用的器材。

img_0046-副本.png

8.death in vegas发行第一张专辑《dead elvis》,两人闲聊对augustus pablo,steve reich,dr john等等的看法。

img_0047a-副本.png img_0047-副本.png

9. 一众舞曲音乐人致敬法国具象音乐老祖pierre henry 。

img_0048-副本.png

 

10.休闲一刻,4hero等人玩ps游戏。groove杰作《two pages》正在孕育,marc mac是一等一的音乐鉴赏家。

img_0049-副本.png

 

11. 借bjork东风,冰岛九人组gus gus在4ad旗下发行第一张专辑《polydistortion》。随后两年sigur ros将席卷全世界。

img_0050-副本.png

 

12.英国著名舞曲音乐人kirk degiorgic(化名as one)自然也不会缺席1997年。最近几年他在红牛学院线上radio担任dj,专题节目的选曲还不错,是digging音乐的一条好线索,秒杀什么网易云音乐歌单,什么苹果中国歌单,什么豆瓣音乐歌单,什么什么什么算法推荐歌单。

img_0051-副本.png

 

13. jimi tenor在warp旗下发行《intervision》。这篇碟评小小豆腐一块,也不占多大版面,点评相当到位。好音乐才能催生出好文字,让沈从文写赵雷,沈从文也只能降格为郭敬明。想当年哪听得懂jimi tenor?人工智能舞曲?智能你妹!把jimi tenor放在groove大海洋里好好洗一把澡,才能发现他真正的才华与价值。

img_0052-副本.png

 

14.当时《MUZIK》每期会邀请一位音乐人点评当月发行的单曲,这一期请来了高冷逼&苛刻逼&才华八斗逼future sound of london,两人开启无限毒舌吐槽模式,大部分单曲都为不及格,甚至还亮出了0分(豆瓣打分有0分吗?),就连photek的经典单曲【ni ten ichi ryu】也只给打了5分。。。。。(请问你们老人家会给如今的edm和trap打几分?严重汗严重扶额。。。)最高分9分给了speedy j的【ni go snix】,倒是天才惜天才。

img_0053-副本.png img_0054-副本.png img_0055-副本.png

 

15. 随着daft punk大热,法国舞曲音乐也开始进入媒体视野,《super discount》这张法国舞曲精选集也是在1997年发行。

img_0056-副本.png

 

16. 英国techno音乐人luke slater发行第一张专辑《free funk》,成为mute舞曲分支厂牌novamute的扛鼎之作。

img_0057-副本.png

 

17.德国tresor俱乐部迎来六周年派对,当晚底特律techno音乐人blake baxter担任dj set。看,当时的月亮!一夜之间化成今天的阳光!

img_0058-副本.png

 

18. speedy j在舞曲神灵的牵引下发行舞曲音乐大历史上的永恒经典——《public energy no.1》,拍子路数之凶悍之诡异,那迷人的ambinet音景,二十年后依旧让咱们胆儿颤,这尼玛才叫音乐啊!二十年间,speedy j很少谈及这张专辑的创作八卦,倒是在这期杂志里就专辑中最后一曲【as the bubble expands】简单聊了几句:

“it’s basically a percussion loop of tablas and congos rolled through a few boxes and a bell sound i made on an old synth. i like the vibration of the bell, you just can’t ignore it, it’s quite threatening. i ran the track, twisted some knobs and had it finished in about half an hour. it’s a very noisy number and whatever i did,i couldn’t stop the sound getting harder and harder. it seemed to have a life of its own. in the end i was like, “wooooaghhh!”

“the main reason i am able to make tracks like 【as the bubble expands】is because everything in my studio is connected. it’s totally modular, like one huge synth. i can make all kinds of set-ups and i’ll often push a sound through 10 or 12 different boxes before i’m happy with it. it also helps that i know my equipment inside out, so there’s no barrier between feelithinking and doing.”

兄弟,你能再多聊几句吗???

img_0059-副本.png img_0060-副本.png

 

19. 中国人都知道窦唯是英国摇滚乐团bark psychosis的超级大粉丝,1997年因为drum n bass实在太火,该团成员graham sutton化名boymerang乘着风口也发行了一张drum n bass专辑《balance Of The Force 》。这位兄弟也很逗比,说咱有文化啊咱思想开放啊,咱能给goldie坐在一起聊miles davis,can啊。逗比程度直追如今《中国有嘻哈》的参赛选手见到吴亦凡就说:我有freestyle!

img_0061-副本.png

20. 还是一头金发的sven vath。

img_0062-副本.png

21. 当时英国的街头涂鸦。

img_0063-副本.png img_0064-副本.png img_0065-副本.png

 

22. 1997年大雨倾盆,一片泥泞的glastonbury音乐节。这二十年间无数次被媒体提及,已经算半个传说。

img_0066-副本.png

 

23.二十年前ibiza岛上的泡泡派对以及ibiza的夕阳。

img_0067-副本.png img_0068-副本.png img_0069-副本.png

 

24. bt发行第二张专辑《ESCM》,【flaming june】即将成为经典。在这一期杂志里bt闲聊平时使用的器材。嗯,那时候bt还是柔顺的金长发,这面相是不是很像梅西?原来bt梅西本一家

img_0070-副本.png

 

25. 1997年香港回归,而另一边的莫斯科迎来建城850周年,1997年9月27月晚the prodigy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演出,mtv台负责转播。二十年过去了,莫斯科早就没有眼泪,但魔都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泪水涟涟,魔都和莫斯科之间硬生生横着一条沟。今天你摩登了吗?摩登你妹啊!

img_0071-副本.png img_0072-副本.png img_0073-副本.png

26. 1997年舞曲圈最风光的当推roni size,《new forms》力压同样入围的《ok computer》,获得英国水星音乐奖。#电脑大哥你好吗只不过是九七年一张张经典专辑其中之一罢了,重要事情说三遍 #

img_0074-副本.png

 

27. 《MUZIK》评选出的1997年年度单曲。在前25名开外,还能看到第28位bt的【flaming june】,第54位lamb的【gorecki】,第73位massive attack的【risingson】等等等,这排名尼玛是什么鬼?我靠,知道什么叫有钱吗?知道什么叫有钱随处砸吗?知道什么叫风调雨顺吗?

img_0075-副本.png img_0076-副本.png

 

28.1997年年度专辑,同样在前25名开外看到第32位speedy j的《public energy no.1》,第39位portishead的同名专辑,第40位jimi tenor的《intervision》等等等。何不食肉糜?尼玛原来还真不是戏言啊!这碗肉糜我吞了!

img_0077-副本.png img_0078-副本.png

 

29.1997年年度精选集。asian underound风潮已起,talvin singh个人专辑蓄势待发。

img_0079-副本.png

 

 

 

 

1997年就这样结束了,那结束之后迎来的第一道曙光是什么?1998年1月份,《MUZIK》将下图中的这张专辑列为album of the month,给出了毫不吝啬的10分。在评语结尾处有这样一段话:

hearing this album is like hearing massive attack or bjork for the first time,realising that you’re in the process of listeing to an all time classic.

我们这一代人有幸在日后成为这一段话的见证者,在灿烂光柱下。

img_0080-副本.png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