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redhousepainter 发表于03/15/2019, 归类于乐评.

dig for fire.sparkle 8 :denki groove – Shangri-La & 少年ヤング (2013年现场)

 

这半个月以来,舞曲乐迷大概有点颓有点丧,两年前还在clockenflap音乐节上虎虎生威的keith flint自杀离世(当时我的相机快门打到1/250,依旧只能捕捉到他模糊的身影),接着denki groove的成员Pierre泷因吸食可卡因被捕,当晚得知消息后第一个判断:《海女》估计没法复播了……果不其然,不仅《海女》受到牵连,而且由Pierre泷饰演黑帮老大、木村拓哉饰演男主角的世嘉游戏《审判之眼》也停止销售,能年玲奈只能哭着对木村拓哉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为什么继续拍戏这么难?如今连想看一眼拍过的戏也变得这么难??

Pierre泷的吸毒事件还在持续发酵中,denki groove成团三十周年的纪念巡演自然宣告中止(今年fuji rock的大派对估计也悬了),但索尼音乐昨天宣布denki groove作品的实体专辑和数字配信统统下架——自我审查之严重到这种程度有点出人意料。我猜denki groove的乐迷(包括我)不会说一些政治正确的话,也懒得说一些政治不正确的话,只是暂时抽身出来比较一下中美日三国在文化环境上确实存在着细微的差异。2010年bruno mars同样因持有可卡因被捕,但并不妨碍他日后继续拿格莱美奖;小罗伯特·唐尼逃离毒海,一举成为钢铁侠更是人尽皆知的励志段子;即使是我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道德标准最高的国度,陈羽凡吸毒被抓后照样可以在各种流媒体上听到“你在我心中是最美”,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年钟惦棐跟阿城说过的话:电影是唯一能进**海的艺术。

如果把索尼音乐这次自我审查的标准推而广之,是不是环球音乐如今也要封杀同样吸毒嗑药磕LSD的the beatles的所有作品?再推而广之,乔布斯生前毫不讳言LSD给予自己灵感,那是不是苹果的所有产品也应该被禁止销售?我们不妨再来畅想一下,幻想一下,如果这次持有可卡因被捕的不是Pierre泷,而是以下三位音乐人,哪会是一幅何等魔幻何等搞笑的画面:

坂本龙一:大岛渚的《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禁止重映;坂本龙一的个人专辑和配乐专辑统统完蛋,文艺青年无论在实体唱片店还是在流媒体上再也听不到永远肝肠,永远寸断,永远热泪盈眶的圣诞快乐主题曲;YMO专辑,david sylvian专辑,大贯妙子数张专辑等等等也统统懵逼。

细野晴臣: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禁止重映;从happy end到YMO再到sketch show统统完蛋;松田圣子哭晕在厕所,粉红色莫扎特成了大禁曲;松任谷由实晚年不保,早期专辑居然成了迷之传说。

松本隆:这……他老人家如果被抓了……那日本流行乐是不是直接拉闸黑一片?

昨晚临睡前硬是撑着看完群里朋友转发的一条链接,是日本block网站上一篇声援Pierre泷、声援denki groove、充满着人性温度的文章。在文章结尾处,作者以denki groove经典单曲【虹】中的一段歌词为Pierre泷祈福:ふりかえる事もたまにある,照れながら思い出す。舞曲乐迷当然都记得这首11分钟的曲子,它的炫美与温暖蕴藏着每一个黎明、每一次重生,它是我们心中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题曲的不二人选。

今晚翻出2013年denki groove巡演的蓝光视频,截下【Shangri-La】和 【少年ヤング 】的段落,勉强算是对denki groove的一次应援。用尽所有的力气,应援力也只有乃木坂粉丝之于西野七濑的万分之一。当然,梦想中不可能的最强应援是由石野卓球、砂原良德、槇原敬之、木村拓哉四人组成临时denki groove,发行【世间男人一朵花】的最新remix版。^_^

B站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6344346/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