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无风 发表于01/05/2012, 归类于动漫, 影评.

标签

无爱之战

文/无风

 

真实的语言在我们沉默的夜里潜伏

必须为这部作品写点什么,是因为这是难得一见触动灵魂的精品。《Loveless》的漫画版[1]未完结并且已经封笔,动画版[2]只有第一季短短的12集,这些都并不能成为放弃这部作品的原因——就在这短短的五卷漫画或者12集动画里面,呈现出来的是一个对Schizoid人格的深刻的了解、理解、和共鸣——我不能说是最深刻的,但是私下里也不抱期望短期内会有在这个层面上超越《Loveless》的作品。

如果说一部作品必然有其意欲回答的问题,那么《Loveless》里面极力地渴求的一件事情便是人与人之间的bonding。这些世界的出口在哪里(或者说,这些世界终究有没有出口),你在另一个世界能否听到我真实的声音,我们是否能突破这层皮肤成为同一体——这些都是这部作品在努力回答的问题。试想这样一个事实,人的大脑神经基本连接方式在出生后18月已经基本定型了,后天改变是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和长时间的咨询才能达成。在这连语言也未发育的18个月里面,恰恰是人类后天成长最关键的18个月。一个心事重重的完全陷入在自己的内心斗争中的精神受创的母亲和一个严厉和漠不关心的父亲给分裂型性格(区别于人格分裂)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土壤——一个在其最无助的时期必须依靠自己生存下去的人,在没有能力选择的情况下,使用着自己稚嫩的防御模式,依然在渴望着和父母维持那仅有的联系——不断地被拒绝,然而不断地伸出手——这样绝望的关系,能终有一天改变吗?如果一个人的大脑从来没有关于人和人之间的联系(bonding)的“程序”——并且如果这已经是一个无法修补的系统错误的时候,人会怎么样生活下去?——你了解那个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血缘关系,从来不曾和人有过内在关联的人吗?

高河弓一定是清楚明白的。这种孤独就是《过于喧嚣的孤独》里面的孤独,就是《美人鱼》里面的孤独,李白明白,特兰斯特勒莫明白,爱因斯坦明白。

高河弓基于一个非常治愈的假设(又或者是极强的洞察力,又或者是细致入微的观察)来推进整部作品:寻找失去的对象(object)——内在或者外在的——是人类的本能。当我看到在通篇的貌似绝望和忧郁的氛围和设定里面其实充满的是对人类最终的爱时,我无数次,放下漫画,按下暂停键,抬头望向夜空或者夕阳。佛洛依德说人的心理能(libido,力比多)追寻快乐(更确切的翻译应该是快感),而在后世的关系学派里Fairbairn指出我们的本能追寻的并非快感,而是对象。本能所追求的是人,以及自我与这个对象之间必然产生的联系。无论处于何种命运之中,无论身处何种的绝望(欺骗,心灵的伤害——青柳立夏在站出来为唯子说话时就说到“伤害一个人的心远比伤害一个人的肉体更不可饶恕”),人始终挣扎着去维系和人的联系,始终努力着去相信,始终努力着不封闭自己——因为这是分裂型性格的人活着的证明。需要注意的是,这部作品里面的命运某种意义上有别于其它动漫作品里面的命运。这里面的命运是一个人既生的社会背景和家庭背景的总和——即使这是一部有超现实内容的漫画,但是里面的命运却并非指代那些超自然力量所决定的事情。并且这种命运就是必须被打破的。我妻草灯和青柳立夏所面对的更多是日复一日的努力和缓慢的变化。

 

无爱之战

故事的背景是未来的日本,人类在未经历亲密行为的童年时期保有猫耳和尾巴。故事开始于青柳立夏——一个小学六年级学生——的独白:我的哥哥告诉我他真实的名字叫Beloved,意思是被爱的人。多么美好的名字。在知道这个名字之后几天,我的哥哥就死了。他是被杀害的。在日本的言灵传说里面,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真实的名字,如果真实名字被具有灵力的人掌握,那么个体就会完全受操控于对方。在清明死后的两年后,青柳立夏在校门外遇到了我妻草灯,一个已经没有猫耳没有尾巴的成年人——草灯对立夏自我介绍说是清明的朋友。立夏是戒心非常强的孩子,但是听到清明的名字,还是对着草灯露出了孩子的一面。立夏问草灯是否愿意和他去制造回忆,并且举起了相机。“没有照片的话一定会忘记的吧,所以要先拍照。我的事,和我在一起的事都会忘记的。”立夏这样解释到。

“我来,是因为如果我不来的话,你不会来找我吧”草灯这样解释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

“请给我力量,让我们缔造比世间任何一对都要深沉的羁绊吧。”草灯这样向立夏解释他们的关系。

在《Loveless》的故事设定里面,名字和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作为这个世界的战斗个体,战斗机和献祭者是分享同一个名字的人。战斗是以语言操控的方式进行的(尽管无论论是否和翻译有关系,语言战斗总体上为作品带来了一种陌生化的效果,从而使之脱离现实。但是从形式上来说这种战斗模式就相当于西方魔幻作品里面的 spell,即咒语)。草灯是清明的战斗机,他们与生俱来拥有共同的名字:Beloved。在这个世界的战斗中,战斗造成的伤害由献祭者承担,献祭者同时是下达战斗命令的人,是战斗机的master(高河弓在原文中使用该词,这里保留原作用法)。献祭者完全被束缚或者崩溃的时候,就是战败的时候。战斗机和献祭者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一对,而清明和草灯是当时最强大的一对。然而故事开始于清明被杀,而作为Beloved战斗机的草灯独自活了下来,并且根据清明留下的指示去寻找他的弟弟立夏(Loveless,与其兄意义相反的名字),成为他的战斗机——尽管两人的名字完全不相同,没有那种同一性所具有的羁绊。

从内容上来说,这里就是整个故事最核心的设定:青柳立夏和我妻草灯,一个是名为Loveless的献祭者,一个是名为Beloved的战斗机。这是先天就决定了无法达到合二为一的那种世间最本质的羁绊的一对;这是永远无法突破那彻底分离开两人的物质性的肉体的障碍的一对;这是一方死亡另一方却没有可以伴随之而消逝的命运的一对。这是已被决定的无法达成的爱。——可是,也因为这样,人才能真正的拥有自由意志。正是不可能本身具备了无限的可能性。

 

 

青柳立夏的视觉

第一季12集的动画最后一话题为Endless,按照动画的设定,从这里开始才是整个故事真正的开始——虽然动画至此扼然而止。在这12集里面,立夏的转变是一条明确可寻的主线,相比之下草灯的突破还远远埋在深海之中——连伏笔都屈指可数。然而在这位于第二层景深的故事主线却激起了读者难以忍受的好奇心和窥探感。《Loveless》动画版的片头和片尾曲分别是按草灯的视觉和立夏的视觉来写的,作为在2005年非常流行的一部BL作品,单就配曲本身已经征服了观众的感觉神经。关于立夏的视觉(片尾曲)歌词[3]是这样写到的:

 

切なさの限りまで抱きしめても 即使拥抱到无法呼吸的极限

いつまでも一つにはなれなくて 也始终无法合二为一

優しさより深い場所で 内心比温柔更深处的地方

触れ合うのは痛みだけ 能互相触碰到的 只有痛楚

二人を結んで下さい 请将我们两人联结起来

僕らはもう夢を見ない 我们已经不再依赖梦想

躊躇(とまど)いながら手を取って 犹豫着,同时牵起对方的手

残酷な夜明けの方へ 向着残酷黎明的方向

歩き出す 迈出脚步

ほんとうの言葉はきっと 真正的言语一定

ほんとうの世界のどこか 在这真正世界的某处

僕らの無口な夜に 在我们沉默寡言的夜里

潜んでる 潜藏着

今もきっと 直到现在

寂しさを知る為に出会うのだと 为了感知寂寞而相遇这种事

口づけを交わすまで知らなくて 直到与你接吻都不曾了解

それでも今君と会えた 即使这样 现在能够见到你

喜びに震えている 身体依然因为喜悦而颤抖

心を支えて下さい 请支持我的这颗心

僕らはもう夢を見ない 我们已经不再依赖梦想

暖かい場所へ逃げない 不再逃向温暖的方向

残酷な夜明けをきっと 那残酷的黎明一定

越えて行く 能够跨越过去

諦めてたその静けさ 已经放弃的那片宁静

ほんとうの言葉をきっと 真正的言语一定

愛し傷つけ合うために 为了能够互相伤害 为了相爱

探し出す 会找到

いつかきっと 在未来的某天

切なさの限りまで抱きしめても 即使拥抱到无法呼吸的极限

いつまでも一つにはなれなくて 也始终无法合二为一

夜明け前の冷たい星 黎明到来之前冰冷的星辰

二人だけのみちゆきを 只属于两人的旅程

どうか照らして下さい 也请照亮吧

立夏以一个人格分裂的孩子的形象出现——私下确实怀抱着有一天类似题材的作者能真的区分出人格分裂、精神分裂、创伤性记忆障碍这类病症的根本区别——他脑海里只有从两年前清明死的时候到现在的记忆,虽然关于清明的一切他都记得。立夏在故事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感觉自己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的孩子——他和所有的人之间仿佛有着一层很深的隔阂。他无法也不愿意加入到他们轻松的玩笑中,无法好好地和人说话,不知道该如何和人相处。更准确地说,他无法感受到他人的感受,如同困在一个透明的泡泡里面,所有外在的事物都只是在肥皂薄膜上异彩纷呈而又扭曲的投影,所有的笑声都远远地被隔绝在外——到底哪边才是真实的存在,到底他们只是自己脑海里的幻象,还是自己本身就是不真实的存在。他的母亲是典型的创伤后遗症患者(PTSD),她不断地用尽各种的办法折磨立夏——对于她来说,两年前她失去了两个儿子,一个是清明,一个是“真实”的立夏。她神经质地行动着,所有的行为无法预测,她惩罚立夏,有时候不得不伤害他,因为她潜意识里面期望着那个过去总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挡在立夏面前的清明会因此重新出现。

立夏小心翼翼地生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但是同时他又是那么渴望和人产生联系。如果受折磨能让母亲好过一些,那么他就忍受所有的惩罚——然而他又觉得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错误的。他想死(精神上的自杀),想把这个身体还给那个真正的立夏,母亲所想要的立夏。于是,对于这样的自己,是必须受到惩罚的。他对人和人的关系早已绝望,转而寻求内在的世界——动画和漫画里面充满了立夏的独白,他和清明的对话,尤其是每当想起清明跟他说“母亲又发作了吗?不是说了每次她发作的时候你就应该马上逃到我这里来吗?”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自清明死后,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他和清明说他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他说无论转学多少次,任何地方的人都是一样的,人和人之间只是利用和被利用而已。

然后这只是立夏对真实的内心的保护方式——为了保护那最初和最终的爱,从而离开这个现实中的世界转而活在内在的城堡里似乎是最保险的方式。但是,人对于对象的原始渴望是那样的强烈,哪怕如同立夏这样一直处于虐待型关系中的孩子来说,只要有一丝的光亮已经足以照耀一片天空。立夏一直在身边带着相机,因为对于他来说,他是随时会消失的人,只有以真实的物质形式存在的照片才能证明他的存在。他躲开人群,甚至躲开试图靠近他的人,然而却又那么害怕被忘记——被忘记对他来说就意味着死亡和个体的消失。

“没有照片的话一定会忘记的吧,所以要先拍照。我的事,和我在一起的事都会忘记的。”立夏对初次见面的草灯这样说。在首战结束后,在立夏醒来时,草灯已经消失了,这里导演给了立夏一个主观镜头,是立夏在翻看数码相机里面的50张照片。“所以我才说需要照片吧,至少现在我还有五十个记忆。”立夏的独白便是他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脆弱性的叙述。

立夏和草灯之间的关系所处理的正是分裂型性格的一个核心矛盾。人和人究竟能以何种形式一起存在。草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不断地对立夏说“我喜欢你,立夏”。草灯是言灵,是操控语言的人,虽然他是受了清明的指示才成为了并非同名的立夏的战斗机。最初的时候草灯说喜欢只是因为那是清明的命令——无论清明是否已经死了,清明的命令就是绝对的——言灵能通过语言影响或者操控对方的心灵。立夏在听到草灯说“因为你不来找我,所以我来找你了”的时候,在动画里面比原著增添了一个尾巴摇摆的特写——这是细微的喜悦和渴望的表达,虽然当时的立夏还没有成长到能把这些细微的感觉付之于语言的阶段。然而当他知道了草灯和清明的关系的时候,在那之后一直到动画版的结束,立夏都一直推开草灯——每当草灯说喜欢的时候。然而这种推开却正正是渴求沟通的表达方式——推开,于是对方便能明白我的感受,我那从小到大不断不断地受到拒绝却依然执着地渴望一个能明白我的表达的人的感受,于是对方就会切身地感受到我的痛楚。——对于每一个具有分裂型性格的人来说,一个能明白这个心理过程(dynamic )并且能真实地回应的人便是改变产生的真正契机。立夏需要一再一再的确认。并且,虽然意识到似乎献祭者和战斗机就是主仆的关系,但是他决心不屈从于这样的关系——他不要成为那个对待战斗机如同对待狗一样的master,他和草灯必然能是另外的关系。这点上,立夏表现出了异乎常人的坚强。

对于这点,草灯是明白的。

 

我妻草灯的视觉

草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喜欢上立夏。

草灯虽然是《Loveless》的主角,但是仔细分析下来其实关于这个人物高河弓一直都把他放在焦点以外的地方——埋下了为数不多但极其重要的伏笔。在出场的时候,草灯就已经是一个会在学校门口抽着烟,温柔地笑着等立夏放学的大人——没有猫耳,没有尾巴。清明和草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并没有人知道,只知道草灯是所有战斗机中最强的一个,也是最能忍受疼痛的一个。在动画中,有一个约莫2分钟长度的镜头给了在战斗机学校里面尚有猫耳和尾巴的草灯——镜头是老师在用皮鞭不断地抽打贴在墙边的草灯,并且告诉他,他要做的就是要紧牙忍受——世界上比这痛得多的事大有存在。草灯的形象里他的真实名字Beloved是浮现在他的脖子上的——被一道疤痕割裂开又缝合起来,依然留有缝合的痕迹,并且用层层的纱布缠绕起来。

草灯的战斗场景总是和痛楚相关,然而草灯一再一再强调他不是受虐狂,他讨厌痛楚。和立夏一样,他能忍受更多的痛楚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这是保持与对象的关系的一种方式——对于从小处于虐待型关系中的人来说,被折磨的痛楚或许比起失去对象的痛楚来的轻松得多,于是,尽管这远不是一种理想的相处模式,但是为了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对象,这也就变得可以忍受了。如同立夏一样——为了保持与攻击性很强的母亲的关系,在人生的这个时期,也许只能用自己的受苦换取她的爱。下意识中他认为,只有屈从于疼痛和羞辱,他才能得到爱;如果他不受折磨就失去同对象的关系。 ——然而哪怕有这些信息,我们还是无法猜测草灯真实的内心。

在草灯和立夏的场景中只有一幕和相互之间的痛楚有关,那就是在他们相遇不久之后草灯要求立夏为他打耳洞的场景。在我看来这个更如同一个仪式,草灯为了确定自己的从属性而举行的仪式,也是对立夏的调教的开始。草灯需要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关于立夏的痕迹。仪式是一种准备和确认的过程。那个时候的草灯还没有确定自己对立夏的爱(而且即使确定了,他也永远是清明的战斗机,永远无法真正成为立夏的战斗机,为他而战),他也不知道其实清明并没有死,而是设计了一个处于最后一层的故事主线的阴谋并隐身其中——在这个意义上,草灯和立夏都是被抛弃的人。草灯需要用疼痛来确认一个存在的关系。草灯在之后面对没有痛感的Zero战斗机系列的时候也这样提到过,他说疼痛是活着的证明,疼痛也是确认羁绊的方式,疼痛能唤醒感觉。高河弓关于疼痛的隐喻非常值得玩味。

 

附:从草灯的视觉所创作的片头曲:

 

月相的变化

在冷酷的梦境中

 

在没有语言的世界里

我们谈论爱

直到我的语言传达到你所在的地方

拥抱我

用你受伤的臂弯

想要达成从你唇边透露的祈祷

如果我忘却了过去美好的爱

我们可以从明天看到更美好的夜晚

 

月相的变化

在冷酷的梦境中

我想把你带到远方

我们能前行多远?

到达彼岸

在那里我们可以相信爱

清明和草灯。对于草灯来说,清明是享有同一个名字的唯一的另一个人。这就是献祭者和战斗机。他们不能分开活着。这种联系是唯一的绝对的联系。无法改写的联系。这实际上是血缘关系的模仿。如果清明是那个施虐式的监护人和master,那么无论对于清明来说草灯是什么,草灯都会本能地极尽所能去维护那唯一的联系。草灯可以离开清明吗?可以,但是无论如何,这种联系都不会消失和改变的。——如果一个从来都无法理解什么是亲情的人,可以通过这里理解亲情应该是怎么样的吗?——这是大多数BL(Boys’ Love,意指描写男男同性关系的商业性动漫作品)创作的治愈能力之一,因为女性读者能够在毫无威胁的完全安全的幻想(因为性别的限制,女性并不能真正完全地代入到角色里面,角色处于一个相对抽离的二次元的二次元空间里面)里面最终练习出一个能应对现实生活困境的ego strength——这是心理学里面关于对压力达成控制的过程的一种表现形式,当同样的过程发生在小孩子身上的时候,通常会表现为躲避或者射击坏人和怪兽的游戏,或者不断重复的梦(直到找到解决的办法从而对压力来源或者自己的应对方式进行有效的控制)。

漫画比动画包含了更多之后的剧情。比如说立夏终于找到了追杀他哥哥的七之月,而一直出于尚未明确的原因而需要绑架立夏的人在监视立夏的动态时被草灯发现。那个监视的人非常腹黑地当着草灯的面打通了不知道处于世界何处的清明的电话——并且让草灯清晰地听到了清明的声音,然后再告诉草灯,她现在是清明的战斗机——意即草灯是完全被背叛和抛弃的人。漫画的剧情至此似乎充满迷雾并且准备推往高潮。草灯带着那无论承受多少痛苦都依然存在的温柔的笑容来到被母亲监禁在房间里的立夏面前,请求立夏把他带走。整个漫画的部分至此同样扼然而止,留下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

 

重新构筑起的世界

如果这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渴望,有多少人能够仅仅观看和觉察这种渴望,与之并存,而不去为了避免这种渴望带来的焦虑而不断地把自己沉浸在无休止的关系中而麻木了自己的感受?

在动画里面,在没有清明的镜头里曾经出现过清明的独白。面对日益发展出无法抗拒的羁绊的两个人,清明冷笑着读出这样的旁白:无论如何,无论现在,还是未来,你始终是我的战斗机,这点是无法改变的,你们始终不会真正成为一对,又或者,就算这样你们依然要和你们的名字进行抗争?名字即命运,这是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

在埋下这个伏笔后,动画制作组发挥一如既往的原创剧情的功能,在完结前的11集里集中给了一个立夏转变过程的最终结果——当然也为无法期待的下一季动画留下了悬念。

在第11集的时候,导演用了一个从多个人的主观经历去构筑一个故事的办法,以心理医生为倾诉对象连接了整个故事。从Kio以草灯的朋友的身份对事件的论述,到以草灯的视觉去添加误会,再到利用立夏的角度去揭示从误会到最后释然的过程,整个叙事风格较之前10集截然不同。这集最后以立夏的视觉结束了整个故事。立夏从Kio那里知道了一些他所不知道的草灯,那个因为失去了清明而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活着的草灯,和那个因为他而重新鲜活起来的草灯——这些让他最终确认了草灯的感情。立夏的内在世界开始发生了改变,他说,当别人说喜欢我的时候,我从来不知道如何去反应。他推开他们,他以为爱就是谎言,他认为自己只存在于记忆之中,所有的的人终将把他忘记,而忘记等同与死亡(在故事开始的时候,每当朋友,同学,老师,草灯说出喜欢的时候,立夏都会握紧拳头责备或者推开对方,甚至大声质问为什么人能如此轻易地说出喜欢)。生平第一次,他忘却了拍照——因为他再不是那个小心翼翼的观察者,不是那个在所有的经历里面把自己抽离出来,害怕着,然后拼命拍照留下回忆的人。他第一次感觉到了人和人之间的联系,第一次真正地活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同样的剧情在中村春菊的《纯情罗曼史》的动画版里面也能找到。在《纯》的第二季12集完结的时候,当大作家宇佐见秋彦的父亲在秋彦坦白一定要和美咲生活下去时,对他说,你明明一个人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没了谁就活不下去)。秋彦的回答是:直到遇到美咲,我才知道人和人之间的相遇和联系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在《Loveless》12集结束的时候,立夏继续用他的独白叙述着现在的心境:他周围的世界终于变得真实和鲜活起来,他能听到周围的人的欢声笑语,哪怕是那些最平常的玩笑都开始能融入他的世界,他喜欢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他感觉到他是融合在里面,他就活在他们当中。

如前文所说,立夏的转变是整个故事到现在最为明显的主线,然而草灯却还潜伏在第二层背景中,清明更是仅仅露出了一段匪夷所思的独白(漫画中关于清明,高河弓另外画了一个番外)。于是在动画的最后一集里面,通过立夏的一个梦境,动画版导演引入了一个原创剧情(指在漫画版里面没有的剧情,所以或许某种程度上并不完全按照高河弓的意思去布局),这是一个关于身份和死亡的剧情。在这个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一次偶然的机会而掌握了寻找清明被害的真相的钥匙而不得不通宵努力查找,最后累得在心理治疗师的房间里睡着了而引起的梦境里面,好不容易才建立联系的人一个一个在立夏的面前死去。在最后他呼喊草灯的时候,草灯出现了,一把扼住了立夏的咽喉,告诉立夏这是他所接受到的命令,杀掉所有的人,然后杀掉立夏——这样的话真正的立夏就能醒来。立夏挣扎着不愿意死去,他想起来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羁绊,好不容易才热爱起来的世界,和好不容易才转变的内心世界。“我不要死去,我要好好地这样活着!”当立夏喊出这句话的时候,草灯开始一点一点地消失,草灯说,你说出了非常了不起的咒语啊。

立夏醒来的时候,镜头转到了他一个一个地去确认他的朋友的生活。接下来是充满生活气息的镜头,平分给每个普通朋友的非常生活的镜头:互相借漫画,考虑晚上要不要吃火锅,稀松平常的玩笑。镜头最后落到了河堤边气喘吁吁跑来的草灯——因为梦境,立夏稍稍后退了一步,然而还是和草灯分享整个梦境。“这只是梦境”——就在草灯这么安慰着立夏的时候,背景里一个黑影闪过,再次伴随清明同样的独白。

高河弓构筑出来的是一种无法达成的爱:不同的名字,处于一个比命运更大的阴谋之中的两个人。然后就算是清楚地认识到这种命运,两个人依然以各自的方式背靠背抗争着——和自己的矛盾抗争,和外在的黑暗抗争。这种对无法达成的爱的追求需要着极大的勇气,这不是靠两个人互相支撑能达到的,这需要的是两个完整的对等的人的共同努力。逃离的欲望是那么的强烈,更显示出留下来坚守所需要的勇气。这是所有分裂型性格的人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只有无法达到的目的地才能最深地激发这样的人的真实的勇气——这不是很多人能理解的幻想,然而高河弓是清楚明白的。

在夜晚安静的桥中央,立夏终于鼓起勇气问草灯,如果清明命令你杀死我的话,你会听他的命令还是我的命令。草灯的眼睛里充满了悲哀的迷雾,勉强地说,清明已经死了。在立夏的逼迫下,他终于说,我是会执行清明的命令的,这是命运,这是和名字相关的命运。“果然是这样”,立夏忍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从草灯身边夺路而逃。在这个时候,草灯一把将立夏拉进怀抱,最后说道,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在杀死立夏之前,我会先将自己杀死,因为我已经无法想象没有立夏的生活了。

远处的树林里面一根枯枝被踩断了。

 

注:

[1] 作者: 高河 ゆん 出版社: 一迅社 出版年: 2008-02-25 ISBN: 9784758053297

[2] 导演: 紅優 主演: 皆川純子 / 小西克幸 / 成田剣 制片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语 首播日期: 2005-06-04 集数: 12 又名: ラブレス IMDb链接: tt0816393

[3] 歌词翻译来自豆瓣C2H2的评论《旅程》,原文连接为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088416/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11 Comments

  1. 瑜珈熊
    01/07/2012

    无语凝噎

    完全看不懂

  2. 无风
    01/07/2012

    那是我写失败了。本来是希望能没有看过动漫的人都能多少感受到作品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像看书评一样,就像是没有看过那本书,也能看得懂书评。或者就像我看碟评一样,没有听过,但是也能看到作者耳朵里听到的世界是什么。

    容我下回继续尝试写出能不改变学术内容但是更清晰易懂的文字。瑜总的意见宝贵了!

  3. 瑜珈熊
    01/07/2012

    哦,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 没尝试好好读,因为总对在看电影、书、听音乐之前看相关评论有抵触情绪…

  4. 无风
    01/08/2012

    这点上同。尤其是这里有关键情节透露。您要是有兴趣的话明儿盘给你。

  5. 胡凌云
    01/08/2012

    排队求盘

  6. 无风
    01/08/2012

    现在人已经到了才看到楼上的留言,于是盘子下次见面的时候定必奉上。

  7. XLVLX
    03/02/2012

    對動畫來說,是心理分析得有點過火了啦(笑),也許連作者本人都沒想那麼多呢w,不過認真分析這些角色對想要深度理解作品的人有幫助

    ^片尾曲真是畫龍點精,不過站在讀者角度,沒搞懂立夏的全部(真身),很難解釋他們的關係,也許高河只是像過往的漫畫一樣借愛借恨將角色連結起來,組成人與人之間的羈絆、衝突、和糾葛(漫畫我已經追到乏力了),高河深諳BL精粹,純愛、羈絆、假稱為愛的執著、無法結合的關係、饜飽女性感官的美男子間的追逐……

    重點是高河”又”斷尾了……所有伏筆不得而知

  8. 无风
    03/02/2012

    好的文本通常说得比作者想说的说得更多。

  9. […] 至于Loveless的评论,也已经写过一篇了,第一次在掘火发文也是因为此作,有兴趣的请自行过去看:http://digforfire.net/?p=4466 […]

  10. Juliana
    05/22/2013

    非常喜歡你的評論,看後更加明白《Loveless》想帶出來的意念了。

  11. lulu
    11/13/2014

    hi, 无风!我非常非常喜欢你的解读。你还在么,我有些问题。有关这个漫画。谢谢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