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胡凌云 发表于02/08/2014, 归类于博客.

抗议是一种公关

 

 

2/10更新:种族角力的一个最新例证是加州西裔议员Hernandez关于高教的SCA5修正案,该修正案旨在删除1996年通过的Proposition 209(“禁止加州在公立教育方面根据种族、肤色、性别、民族和国籍对个人给予优惠待遇”)。换句话说,族群希望能够获得这类优惠待遇。当然,这个族群显然不是亚裔,因为

while blacks and Latinos remain underrepresented, especially in the UC system, Asians dominate admissions at the UC’s most prestigious campuses and are enrolled in numbers far greater than their proportion of California’s population…….UC’s 2013 freshman class was 36 percent Asian, 28.1 percent white, 27.6 percent Latino and 4.2 percent black, according to UC data. The representation of Asians was more than double their share of California’s total population. At some campuses, including UC San Diego and UC Irvine, Asians account for more than 45 percent of admitted freshmen this year. ( http://www.sfgate.com/news/article/California-voters-may-revisit-affirmative-action-5190024.php )

亚裔在美国教育体系中的表现应该是最好的,但因此也遭到了争议。SCA5法案其实就是这种争议上升到立法层面的体现。这些天阅读Victoria Sweet的God’s Hotel,正好读到一个黑人因为Affirmative Action(类似于中国的“少数民族优惠政策”但您需要自己阅读理解)受益,获得良好的教育机会而最终成了医生,但Affirmative Action是六十年代的事了,如今这类做法被指为用歧视去对待歧视。加州鼓吹上述修正案的另一位西裔议员Hueso批评Prosition 209的说法是:“With these prohibitions we have seen a stark reduction in access to higher education by people of color”。很显然,在他的眼里,亚裔并不属于“有色人种”。

这类政治斗争的结果当然会影响在美华人、希望到加州享受公立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和他们的后代。因为亚裔是这一修正案的首要打击对象。

相关新闻链接:

http://latino.foxnews.com/latino/politics/2014/01/31/california-lawmakers-consider-putting-affirmative-action-in-november-ballot/

http://www.latimes.com/local/political/la-me-ln-race-gender-could-be-considered-in-college-admissions-under-proposed-inititive–20140130,0,5548912.story#axzz2svJa9xEy

http://calwatchdog.com/2013/07/12/sca-5-would-repeal-much-of-prop-209-anti-discrimination-initiative/

 

 

 

2/8: 此文发于去年的《新京报》,有删节。因为是给主流媒体写的,还是使用了中学教育的议论文格式。这种需要把复杂局势向另一种体制和文化中的老百姓解释清楚同时又面对字数限制和敏感词限制的“时评”以后应该是再也不写了,但对这类问题依旧保持关注,并乐于在其他体裁的不这么刻板的文字中夹带表述。

微博经验告诉我们,在公开场合的任何发言都可能挨骂,更不要提这类反复提及“中国”、“中国人”和“华人”(由于主题和篇幅限制,我并没有提及“中国人”和“华人”的身份认同问题,遗憾)的文章。骂人其实也是一种抗议,但它是拒绝了交流的纯发泄性质的最低级的抗议,而本文所提到的,是一种试图以理性方式表达并且希望能够获得关注,甚至交流乃至最终认同的抗议。

 

曾经有几年时间,我每天关注美国主流媒体网站上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尤其是公众的评论。前者大多属实,后者却往往充斥着对中国乃至中国人的误解和嘲讽。我虽然常会发言但明白这只是杯水车薪,权作为试探美国民众偏狭程度的实验继续。这种隐匿身份的短兵相接要比和美国同事的交流真实无情得多。那些常年泡实验室而继续认为美国没有偏见和歧视的国人要是经历过,想必都会幻灭。

虽然常被围攻,偶尔也会路过国人的留言,措辞激愤,语言磕巴,加之ID常用zhang或zhao,总会被贴上洗脑受害者的标签,围观嘲讽,打入冷宫。即便是知道这种路数而注意隐蔽注意语法注意沟通的我,也因为经常在同类新闻下出没而被盯上,被查IP,甚至被指为中国特工。

到了08年,情况有所改变。Cafferty在其CNN栏目中发表了“我想他们还是那群过去五十年来一直如此的一帮恶棍”的言论,引发数百华人要求道歉的站街抗议。虽然几乎没有媒体报道,也算是首开中国留学生/新移民针对美国媒体进行抗议活动的先河。上周末,这类抗议的历史记录被刷新了:总数可能过万的华人在美国二十多个城市举行抗议活动,声讨ABC主播Kimmel主持节目中出现“杀光中国人”的言论。虽然并未完全达到目标,但得到不少美国主流媒体报道,已经是不小的成就。

与此同时,对于是否要抗议,在华人世界内部引发了巨大的分歧。对这些分歧的探讨,其实和要求道歉一样重要,因为它可能会揭示中国人被边缘化的某些根源。

反对抗议的一种典型言论,说的是中国自己有种种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就先不要去向老外抗议鸡毛蒜皮的小事了——这种出现纠纷先检讨自己的做法体现了国人温良恭谦的风范。与此完全合拍的,是美国人在抗议报道的评论栏里对这些问题的嘲讽。这种对中国和中国人两个概念的绑定,是部分美国人对世界的一贯优越感和对中国的特殊焦虑感的结果,也常被用于墨西哥/墨西哥人,我在美国媒体网站的岁月里就已见怪不怪。总有人说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要分开对待,但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对两者的了解完全依赖擅长报道负面新闻的媒体,自然形成捆绑。尤其是毒奶粉这类骇人听闻的事件,已经把美国人对中国人整体道德观念的印象推到谷底。

仇华早在1949年前就已经存在,古老的偏见还没有消退,华人又被美国人和部分同胞挂上一个负担——为国内最近几十年的怪现象买单。如果你不为某某问题去抗议,就不要去抗议美国媒体。在这儿,抗议从一种毋须条件的权利变成了一种有特殊适用条件的特权。

与强调自我检讨相应的另一种说法,则体现了中国人对别人的大度:美国的公众和媒体有言论自由,抗议显得太敏感,应该学会入乡随俗。

又一次,这种说法和不少美国人的观点也是合拍的,他们认为中国人反应过激了。某些评论颇有观点——比如,黑人和犹太人遭受过大屠杀,所以不能开这种玩笑,而中国人没有,所以不妨事。这一说法暴露了潜规则的存在,即言论自由并非天赋公平,在实际操作中有微妙的度。所谓越界(cross the line)是指谴责或玩笑过当,就针对族群的言辞来说,这种界是在多年间各族群抗议(或无抗议)的积累中定型的,存在多重标准,各有一套政治正确度。媒体大老板都不排除屈服于外界压力公开道歉关闭节目解聘主持人这些选择,而决策过程中,所谓捍卫言论自由只是可以拿下的漂亮砝码,真正决定性的还是外界压力。当年中国人抗议Cafferty一年之后,另一位更大牌的CNN主播,被批评为一贯仇外的Lou Dobbs突然离职——从CNN支付数百万解聘费用来看,当然不是合同到期而是大老板面临公关危机扛不住了的结果。

今日美国,黑人和西裔族群的声势都是各自争取来的,穆斯林也是用抗议乃至国际暴力抗议的方式获得了耳根清净。留美华人的形象从苦力和送外卖的演化为今天的高学历高收入群体,但依然是沉默内向的——美国人觉得华人反应过激,完全可以解读为首次感受到反弹时的吃惊。而华人缺乏政治历练,总是审慎地把抗议看得非常严重的举动。其实,只要在美国大城市呆个几年就会发现,抗议在这个国家是家常便饭。只要觉得不爽,需要向公众表达,就去站街,三五个人都是个小风景,而众多组织更是有固定的示威日程,追求的境界已经不是道歉和补偿,而是寻求关注,扩大影响。这些年中,其他族裔的很多抗议在外人眼中看来也颇有无理取闹的嫌疑,但大多能造出声势,而Sharpton和Jackson式的政客和民权领袖都会抓住上镜机会。是为民众呐喊,还是为了扩张政治实力?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便就是美国政治的运作方式。这次华人除了游行还发起了白宫网站请愿,是否属于自娱自乐是后话,但征得十万签名,即便没有后效也足以令人侧目。十万有功夫出手签名的成年人,在任何有点政治头脑的人眼中都代表了十万张未来选票——Kimmel在推出争议性节目的时候,对自己可能掀起的风波想必毫无预料。但经历一次后,他和同行们都会记得。

对于那些主张公正客观看待问题的中国人,假若他们能把反对抗议的言论推上美国媒体,那将是展现中国人理性美德的最佳方式。但哪家媒体会对此发生兴趣?最终,还是街头呛声的中国人争取到了上镜机会。他们放下各种心理负担,分开不理解的同胞,登台为个人的意愿和子女的未来诉求,觉得不爽就说出来,也许幼稚,但和不使用国旗不需要中国政府出面一样,是把真实世界里的中国人和新闻里的中国松绑的尝试,是让美国人了解身边华人的开始。这种了解,当然应该包括中国人的敏感,哪怕它很过度。

抗议是沟通愿望的极致表达。当它引起关注并且发挥效果,就是最强力的公关。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