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突然说 发表于02/01/2005, 归类于访谈.

Sun Ra说了

文/Sun Ra

译/突然说

音乐,不是这颗行星的一部分,它的灵魂是关于快乐的。大多数音乐家做的是地球音乐,是关于他们所知的,而我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悲伤而沮丧,匐行着爬向自己的音乐。而人们,有着去向别处看看的梦想。音乐家不应该与理论、自我及金钱绑在一起,否则他们永远不能真正地创造。

有些音乐家说我离人们太远了,但事实是,我去到的每一个地方,人们都在微笑,击掌,他们是快乐的。所以说,我走得并不远,因为人们在聆听,他们可能不懂音乐,但他们与我做的联系到了一起,与能自我阐述的东西联系到了一起。在每一个国家,都有相同的反映。在美国也一样,只是他们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醒来。十几岁的少年与几岁的孩童,他们正在醒来。我曾在一个叫作“编织厂(Knitting Factory)”的青少年俱乐部演出,那儿的人们对所发生的着了迷。

我在研究纯粹的声音。我将音乐家们称为音调科学家。每位音乐家都必须认识到什么音调、什么主音对他的精神有益。他必须不仅为人们演奏,他必须为他自己的美好存在演奏。许多音乐家做着太多无关灵魂的事,最后整个儿降格为为了生存。他们想的只是怎么赚钱,他们在精神上、身体上与灵魂上损害自己,以至无法修复。音乐家必须要保护他们自己。

它真的不是我的乐队,它是造物者的乐队。他给我送来了人。 我认识的一个家伙,他从前不信上帝,两年前,他写信给我:“现在,我相信上帝了。他给你送来了他能为你的乐队找到的最差的人。他为什么对你如此吝啬?” 看,我用了这些人,完全改变了他们,他们在演奏奇妙的东西。这与他们知道多少无关,只与他们是否合适有关。

现在,如果你在这支乐队中演出,你就必须倾听,倾听,再倾听!排练对任何人都是百无一害的。你首先要听,然后你听其他音乐家的,你可能会发现他们所模仿的要比他们所创造的要多,这便是你觉醒到自己必须创造的时刻了。这个世界需要创造者,就在此时。
Sun Ra
我想要做的就是致幻这些音乐家们。我在研究节奏,我写的每首曲子都要有一个不同的节奏。我可能会在钢琴上改变节奏,这需要一个音乐家运用他的直觉,他必须感受到这一点,陷入进去,然后,他会听到一些他做梦也想不到的音乐。我不是在教我的音乐家们去了解什么,那是完全不同的事。他们从来不在学校里教这些东西。

人们心中的未知要远远多于已知。未知是美妙的,它就像是黑暗。没人制造,自然发生。光与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制造的,书上是这么写着的。但是,无人制造黑暗。

我的音乐是关于黑暗传统的。黑暗传统比黑色传统要意味着更多。有很多他们称之为“黑色”的分支。而我不热衷于分类,我热衷于协调、纪律与精确性。

我从不自我满足。每天清晨,我醒来,我不喜欢自己之前做的,因为它不再适合另一个明天。但是,我将所有的都留在身后,我什么也不想,只是想让快乐的印象抵达人们。如果他们得到了快乐的印象,–那是纯粹的,毫无目的的,它的发生就像鸟儿会飞一样,– 而后,基于这个印象,人们能够明白自欺欺人的快乐与真正的快乐之间的区别。

Sun Ra如果人们能够去到一些别的星球旅行,这颗行星无疑会被改变。我在试图让他们感受到其他的行星。人们已为不同的东西做好了准备,他们在这个星球上受够了苦,他们知道自己不得不找一条出路。我去过外空间,我有去过那儿的经历。我知道这是可能的。有些人认为那是疯狂,但它是真实的。梦都是真实的。它们告诉了你一些东西。

大概在二十年前,《纽约时报》说我进入了太空时代。而我目前研究的是全向时代,我说的是全宙,不再是宇宙。我曾经说过宇宙,但你不得不拥有真正的欲望,我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去找出什么是我真正想要的,最后,我决定了:我想要一些太阳系,几个银河系,我喜欢那样!那让我确有些事可做,你看。

 

原文:http://www.holeworld.com/stellar2.html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