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火档案

A Selection of Critical Mass in Music, Films and Beyond






信息

肥内 发表于06/27/2012, 归类于博客.

作為分析工具的符號學

「符號學正是對作品作出評斷所需的標準和有關的特徵:沒有比這更不現代的。」(《後現代性與公正遊戲──利奧塔訪問、書信錄》,25頁)
從前半段來看,李歐塔說的一點都沒錯,這也是為何符號學極力發展為一種「科學」(但很顯然這種期許從一開始就是幻夢)。也因為這種追求,使得符號學被放在電影研究中始終尷尬,更不用說在電影批評中的疙瘩。這在於:影片從審美角度來說,被過度的理性化約;本來從審美現象切入的愉悅被「原則」剝奪。於是乎,人們經常詬病結構主義符號學電影研究者,談的總是觀賞起來如嚼蠟的影片。
從後半段來看,我覺得這不盡然。儘管目前看起來好像是這樣,但建立評斷標準和審美活動之間不存在必然的對立。進而言之,審美活動的多樣性仍可以存在,並且容許極大的分歧。
順手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秋刀魚之味》中出現過幾次的排風扇。經過之前的探討(請參考〈可視的三種客體〉http://digforfire.net/?p=5176)。這個排風扇出現的位置至少有三處,或許在全片中不只這三處,但在此光這三處便可以延伸探討這裡的議題。
一次出現在平山周吉的辦公室裡頭,片頭開始不久處,那時候它的出現,是作為一種「借喻」方式,就在畫外音中,周吉慫恿前來跟他提他女兒(路子)婚事的好友河合晚上一起聚餐,河合則不斷推說要去看棒球賽。在一個透過窗框形成天然的畫面內部框中框的鏡頭,兩個窗框像是對立,又像是一種「分類」。從後面的意義來說,似乎比較牽強,主要是說周吉一夥人是三人幫,除了他、河合外,還有一個崛江;但崛江總是被周吉和河合隔離(當然,是那種玩笑性的)。不過不管這個說法能否成立,對這個鏡頭來說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那個有兩個「物體」的窗框中,煙囪的不動與排風扇的動形成對比,而兩功能與造型卻又近似。這種相似,讓這兩位都有女兒的好友相似度更高。這能說是一種符號嗎?一定要以物來替人嗎?不見得。因為先不管這些物體的替代性,在小津影片中,更重要的在於「避開」不雅:一個年紀那麼大的老頭(周吉)在畫面上任性地強迫他的好友,這樣的「撒嬌」無疑叫人不堪。也因此要變成一種「非常態性」或「非穩定性」的場面。必須避開。這是一種觀看愉悅性考量──追求賞心悅目在某種程度上是娛樂事業的基本功。所以小津把這「取悅觀眾」的任務執行得非常到位。另一方面,這個排風扇的轉動,也開始了這段故事。於是,從「時間」的概念來考量它似乎更為恰當。

於是我們尋找它再一次出現的身影。那是在周吉的老師到處回禮,來到最後一站的周吉辦公室前,周吉接受即將結婚屬下的辭呈與答謝時,鏡頭帶到周吉與他身後窗框外的排風扇(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在影片開場戲中,同樣角度拍攝周吉時,取景是刻意避開了那個排風扇)。這裡接續了那個「時間」概念:周吉的屬下結婚去了,老師馬上要來拜訪(且不就之後,在傍晚的聚餐中,老師在半醉情況下道出了耽誤女兒婚期的懊悔),時間正在催促著周吉認真考慮女兒婚事。這時,影片已經進行過半了。

再一次出現排風扇時,便在女兒出嫁後的空景,鏡頭對著女兒房外了窗戶,窗外有個排風扇也正在轉動著:對周吉來說,日子要照常過,時間要繼續走下去。

可是,這個「符號性」的物體,仍能再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迴轉,作為排風扇,它的運動方式必然是圍繞軸心做迴圈式的旋轉運動。即,開動了另一個反覆的行動。女兒出嫁一如大兒子的小家庭,會有一些不順遂、小衝突,但那畢竟是生生不息的形象。雖然這種讀解仍與時間有關,但已經又走到另一種層面的觀念中。
因此,同樣從符號角度來思考一個可視客體,但仍容有不同讀解。只因,就算是主創者,也不見得能告訴你確切的含義;那麼,就永遠容許無限讀解。這樣就夠「現代」了。(2012.06.27)

推荐到微博:

推荐到豆瓣:推荐到豆瓣


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 GmailGoogle BookmarksWordPressLinkedInNetlogDiggEmailGoogle+书签

25 Comments

  1. 06/28/2012

    阿,又是一篇以小見大的文章:)
    (不過我記得以前你就有貼出來過了)

    我只是想
    有個混淆非常嚴重
    就是在「文學的知識」與「文學的感動」之間的混淆
    認為文學不應該被「分析」的人
    就存有這樣的混淆

    我們實在是可以「說明」排風扇在影片中的意義
    而不影響我們對於影片的感動
    更進一步
    也許便因為我們掌握了更多觀看文學的知識
    而源源不絕有更多的感動

    簡單說來,一個天文物理學家
    並不會在仰望星空的時候
    不震撼於宇宙的偉大
    這畢竟是兩回事
    就像在我們生病的時候
    醫生會比愛人更為瞭解我們是一樣的道理

  2. 肥内
    06/28/2012

    這一篇並非重複
    雖然又是談那個排風扇
    但其實內文要談的主題是另外的事情
    在某種程度上
    現在是透過幾篇這類「小品」來迂迴回應你的留言吧~呵呵

  3. 讀者
    06/28/2012

    我時常對流行的ㄧ些語詞 word 感到迷惑,語詞本身的魅力不只迷惑使用文字的人,想想德萊葉的影片 Ordet ( 1955, the word ) 多麼讓我忘不掉的影像

    符號在哲學著作中出現,根基在瞬息轉變中被掌握到的訊息,與虛無之間無盡的對話,或者引用你在另ㄧ網頁的標題,輪舞兩個字,無止盡的對話和舞蹈……
    ㄧ開始在身體感覺到它的蹤跡,比如衝動,浪潮般來去,是否在那瞬間在那轉變中,成為了尋思的對象? 如果文學家回應到這裡,那麼會在語言中現身,會讓同樣用心的讀者讀到它

    符號學,變成了學? 甚至聽到有人要當作一門科學,要當什麼功夫來學,轉換成為另一個語文之後,延異的後果吧

  4. 肥内
    06/28/2012

    不過反過來說,很多東西也不需要決斷。
    好比說,符號學也可以轉化為創作方法。
    像好萊塢,把一些物做習慣性使用(一如信徒們從一些配備或裝扮來辨識聖經人物那樣),唯,有趣的導演會適時將這些用法變奏。
    至於習慣用法的好處在於:電影作為分眾的「消費品」,習慣性(包括區分「類型」)這樣的標籤至少可以確保觀眾不要失望(或,盡可能減少消費性落差)。
    從而,假如有什麼固定性影像,電影符號學的解析,其實有助於電影玩「影學」(假如從「『文』學」這個詞借來概念,在這裡,不就又創了一個讓人頭大或惱火的詞麼?)的遊戲。
    比如說,假如不在這篇文章中這麼「用力」去探討排風扇的用意(當然,它還有極多甚至無限的詮釋空間),有多少觀眾會去注意這個細節。但,難道它不重要嗎?那要看是什麼導演。當我們從作品所呈現的樣貌(輔以一點點參考資料),我們熟悉小津的「嚴密性」,那麼,作為影片虛構世界(我以前習慣簡單稱「片情」--一個從「劇情」借概念的詞--來使用)中的一個物件,這個排風扇必然是有意被安放,特別是它並不在它該在的地方於每個這個空間展示時出現,這就很能說明問題。因而,指出這個排風扇並非要給它一個固定說法(即定義),而是引發對小津、對這部影片有感觸的觀眾一個思考的面向而已。

  5. 东遇西
    07/13/2012

    “时间性”我好像说过这是个有些错误的理解,“烟囱转动”可以理解为“时间流动”,但其中“烟囱”如何跟“时间”建立起有效联系呢,尤其在形象/象征/符号的角度上?如果表达核心是“时间流动”,他可以选择类似“旗在飘”之类的也许更形象一些,至少旗的“柔软性”与时间的某些性质联系在一起较烟囱显然更合理一些。
    其实在这个错误的认知中,也是提取出一些正确的认知出来的,我就食蛋开示你们一下了:)
    “时间流动”不可见,用“烟囱转动”表达“时间流动”,就是把不可见的“时间流动”加以符号/可视化了,这里面有两个重要的东西“转动/流动”和“视觉化”,那么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东西可能是什么?很简单嘛,老王说了,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人的心在动。所以这里的“烟囱转动”对应的表达是“人心在动”。当然“时间流动”也符号这两个条件,但扩展后已知它是错的。在形象/象征/符号的角度上,所谓“人心在动”就是欲望在动,而欲望在动就是JJ在动,所以“烟囱转动”表达“人心在动”的核心就是基于那个很老土的象征了——小烟囱就是xjj
    这里面物/符号不是孤立存在的,其组合也是刻意设计的,简单说,烟囱前面还有一个十字架形的木隔,这一个“封闭/封结”的概念,这种符号组合也可用于检验单一符号用于表达时的准确性。把前面两种表达放在这里来,“(封闭/封结)时间”当然也可以,但众所周知的,这个表达在这个场景里由另外几个物品承担了。这样一一的扩展、排除下来,符号及其表达就能最好的加以确认,某种意义上,只要能够找到足够多的参照/限定,符号是足以确定其唯一性的,因为符号的运用对于小津来说始终是系统性、结构性的。单个符号看似没法证伪,但在系统里面证伪则是很容易的。例如在这个场景里,以前说这个这是个“幻镜”,就是烟囱事实上是不存在的,所以这里根本就存在一个实质的“烟囱转动”,所以它自身就为虚而非实,时间虽不可见但为实,所以往时间角度阐释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方向。同样在这个场景里,如果观察更细致一点,其实可以发现烟囱转动时慢时快,那么其对应的显然不是“时间时快时慢”,而是人心对应不同情境的情绪/情感反应。
    其他更复杂的延伸一哥就不展开了,你懂的,目的是为了确保一哥领先世界:)

  6. 肥内
    07/16/2012

    我不会被你吓倒的!

  7. 讀者
    07/17/2012

    丟出東西,卻沒把”時間” 和 “心”說清楚,加油吧!

  8. 编者
    07/17/2012

    我在想,楼上的读者是不是其实就是作者?

  9. 肥内
    07/17/2012

    我在想,楼上的编者是不是其实就是讀者?

  10. 讀者
    07/17/2012

    原來看不到 IP 位置,那麼仔細讀內容吧

    我的意思是 ” 更樓上的,丟出 東西,但並沒有讓文中的 時間 和 心 相遇 ” 能不能加加油,努力說明清楚 ?
    ( 至於我是誰一點也不重要 )

  11. 肥内
    07/18/2012

    我估計那樓的應該不會說清楚
    因為這些正是他正在寫作中的專書的部分內容哇~

  12. 东遇西
    07/18/2012

    时间和心之间清楚明白,基本不需要相遇,都是随手丢出来吓唬黑内的:)

    我在想,楼上的作者是不是其实是在激将读者?

  13. 肥内
    07/18/2012

    不用激,話到該說時自然會被說出

  14. 东遇西
    07/19/2012

    嗯,饥时吃饭,困时睡觉,随缘才是王道啊,肥大师你果然悟了:)

    好吧,闲着也是闲着,我再给多点提示好了。按上文图序,图一旋转烟囱在右窗,图三旋转烟囱在左窗;两镜的机位有变化,但变化明显不足以让右边的烟囱合理的出现在左边,而左窗本来是没有旋转烟囱的;也就是说,这个烟囱的存在根本就不合理。场景里其实还有图三同样的机位,左窗也是没有这个烟囱的;另,某些时候,旋转烟囱还会出现在左窗靠左的位置……这就给出多种可能,烟囱不只一,可能是二,甚至是三,但如果是一,则它的出现就是小津的“随心所欲”

  15. 07/19/2012

    轉轉在辦公室裡有二
    圖例一中看到的是左邊轉轉;但有一轉轉(即圖三出現的那個)主要被中間的牆給擋住了
    因此圖三看到的轉轉並非圖一那個
    而圖三轉轉跟圖一轉轉合在一起
    就在玩看到與看不到的捉迷藏遊戲
    我們始終看到「一」,卻是不同的一
    時間依舊,但切入點不同,所見面貌不同
    此所以要在此強調出它所蘊含的時間意味

  16. 07/19/2012

    左右分不清了……
    修正上面留言:
    圖例一中看到的是左邊轉轉

    其實是:
    圖例一中看到的是右邊轉轉

  17. 东遇西
    07/19/2012

    塞了一个左右进来,肥大师终于有些傻傻分不清楚了:)
    注意场景里还有一个跟图三一样的构图机位
    你这里没有截,里面是没有一个“转转”的
    因为图序跟片中出现顺序不一致
    所以场景一开始没有“转转”,这是现实的起点或者设定
    “转转”出现的时机、位置都很重要,这些是确定其意义的重要参照符号
    也就是“转转”作为符号,始终不是单打独斗,而是团队作战
    甚至“转转”作为幻镜,其目的之一正是要用来扰乱时间性的

  18. 07/19/2012

    “转转”作为幻镜,其目的之一正是要用来扰乱时间性的
    所以你终究是同意了「时间性」
    因为若没先有时间性概念,就无法「扰乱」,即无法「反」

  19. Name *
    07/19/2012

    NONO,谈时间性有更好的切入点,跟结构的关系也更紧密
    这东西必须放在整体之上来阐释才有效
    简单的说呢,秋刀鱼这个故事的时间性的核心就在于非现实
    “幻镜”多少能够体现出的这种非现实性质,所以就随手拿过来用了
    不在时间性里谈时间的原因,一切都是为了更高的苞米:)

  20. Name **
    07/20/2012

    其实说到重点是:这部片是完美的时间结晶
    一切都攸关时间
    而时间本身就从结构来:人对「绵延」没有纯粹感知

  21. 讀者
    07/20/2012

    自以為清楚明白,不是它真的讓人清楚明白
    「基本」是什麼?「相遇」是什麼?
    時間加個「性」變成時間性,又如何了?

    哲學是在語言的,像一個蔽護,清不清楚都會呈現出來,看讀到了什麼

    時間是綿延的?由於測量由於數字由於習慣?這個「時間」面向太貧乏,我懷疑小津要呈現的是這樣?

    PS 什麼是” 苞米 “?

  22. 肥内
    07/20/2012

    沒辦法了,只好再寫篇文章來解說這個問題:http://digforfire.net/?p=5932

  23. 东遇西
    07/20/2012

    苞米就是保密,就是为了确保一哥领先世界必须遵循的行为守则
    甚至,我不断跳出来否定又开示,也许目的是为了扰乱你们,确保一哥顺利领先:)

    肥大师不是封笔了吗?破戒了哦
    “人对「绵延」没有纯粹感知”这种说法较接近”非现实“了
    但这个时间性话题我不延伸了,继续下去就必然涉及到“结构”相关,有违苞米守则
    关于”再说回“这篇,其实设问都是正确的,但由于”时间性“这个单一前提
    对于符号的认知还是受限了,这里面,符号的组合、互动比”时间性“要重要许多

  24. 肥内
    07/20/2012

    是封筆了
    那篇只是類似於「回信」的文字
    所以不算……

  25. 东遇西
    07/20/2012

    反正算不算都是由你说了算:)

留言